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大学记】(第一部迎新营篇第二回醉奸组妈严唯的初夜) 作者:TA152
【大学记】(第一部迎新营篇第二回醉奸组妈严唯的初夜) 作者:TA152
  



字数:15000
前文链接:thread-4608426-1-1.html

              第一部迎新营篇

  ***********************************
  前言:屈指一算,上一回已经是四个月前的事,那时上载第一回时,其实早已写好第二回至第五回,当时的计划是一个月上载一回,那刚好五月时就可以完结了第一部的上载,而这五个月的时间也足够写好第二部的其他章节,但计划不如预期,一方面重看第二回时不太满意自己的文笔和情节安排(两年多前的文笔真是不敢恭维),于是决定大幅修改重写(现在的版本和之前的有近7 成的地方都不同);另一方面因为新工作的原因一直都抽不到时间重写,所以就拖拖拉拉到现在才有时间完成,真是汗颜,而这回完结后,可能要到六月才可以完成第三回的修改,如果有多些时间就好了。

  在正文开始前也想响应一下上一回的一些意见,主要的几个留言针对的都是绮冰太易上手,其实上一回的剧情安排也不全然单单是思虑不周和文笔有限所致,有相当程度上是刻意而回,本作的源起可以说是受到以下几部作部的影响,包括「女生徒狩」,「淫欲之馆」,「门房秦大爷的故事」,「午夜奸魔」,和「三剑淫侠」等,这些作品的女角都不同程度的易于屈服,所以受此影响,本作的女角亦有这样的特色。当然本人也意会到这个问题需要解决,所以在接下来的章节会更留意女角心理的描写,和屈服原因的解释,希望可以有助解决这问题,也满足到读者的要求,而这一个也是为什么花这么多时间修改本回的原因之一,虽然本章问题未完全解决(真正的好转应该要到第四回),但应没有上一回那样突兀的感觉,希望可以有较满意的效果。

  多谢大家的支持,写作不易,期待更多的响应。

  ***********************************
           第二回醉奸组妈严唯的初夜
   
  「来,来,来,我来敬大家一杯」

  在一间酒吧内,一个肥肥的男子正拿起一杯酒向同行的七人敬酒,看来他们七人已经饮了不少时侯,桌上放满了一樽樽的空瓶,而在一行八人中的二位女子看来已经有少少醉,面带红云,坐也坐不正了,其中一个较为娇小的已经倚在旁边的女孩身上,另外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已经醉醉的,不过还在强力支撑。
  「张仪莉你已经醉了?来和我再饮」那身材高挑的美女对那娇小的女子说。
  「严唯,不要饮这么多,你醉了。」

  「我未醉,我还要饮。」那个叫严唯的美女对一旁叫他不要饮的男子说……
  六人中一个男子,看了看这情况,摇了摇头,他一直想叫大家不要饮这么多,不过看到大家也玩得高兴,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他看了看在一旁的女孩,那个女孩也摇有默契的对他摇一摇头,两人相视而笑,这对热恋中的小情侣,不禁双手握在一起。

  「嘉仪,一会我送你回去。」

  「嗯,啊Jack. 」

  这对小情侣,显然没有发现在他们对面的一个男孩子,带点敌意的看着他们。
  他显然对这个女孩有一点不良的企图,他的眼一直不怀好意的看着那个女孩的胸膛和臀部,脑中幻想自己一天把这些放在手中的玩弄的情况。在一边幻想时,他的眼也转到一旁的另外两个女孩身上,这两个女孩,一个正拿起酒,大饮特饮,一个却是心事重重,低头不语。

  「绮冰,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来吧,一醉解千愁。」
  「不,我没有什么事,何琳谢谢你的关心」

  那个叫何琳的女子,听到绮冰这样回答,没有再问下去,只是自顾自的饮下去,这个粗心大意的何琳显然没有发现对面的男孩恨恨瞪了那个叫绮冰的女孩一眼,叫她闭口,从她襟若寒蝉的反应来看看来绮冰对这个男子相当畏惧。

  「啊明,你在想什么,再来一杯!」

  「好,啊伟干杯!」

  那个叫啊明的少年,给人一声从自己的性幻想中拉回人间。他拿起了杯子和旁边叫啊伟的人干了一杯。然后又冷眼的看了看现场的情况,今日是他们这些大学的迎新营同组的聚会,一行七人除了陈舒洁组妈因为有事没有来外,大家都来了,已经饮了大半天的酒。开学转眼都已二个星期,除了绮冰外大家都享受大家的大学生活,当中啊Jack和张嘉仪更是开始了恋爱,这一天两人更是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

  一旁的啊明看这两人打情骂俏不禁看得心中有火,自从他强奸了绮冰后,他一直都等机会把同组的其他女大学生也弄上床,不过一直都没有机会,想不到两个星期不多的时间,张嘉仪就给啊Jack追到,看来小口也已经吻过,就不知插过没有,他心中暗暗发了一个誓,总有一天要在啊Jack面前轮奸张嘉仪……
  不过显然这个一天不是今天,他可想不到有任何方法,要下药当然可以,不过一班人中药可没用,而强力而行,他可打不过啊Jack,看来还是要等下一个机会,只希望在那一天次前,张嘉仪还未给啊Jack插破处女模吧!

  那今天选谁做自己的玩物好,已经醉倒的张仪莉当然是首选,看到她天使般的雪白肌肤因为酒精的缘故全身像浮起发情般的了粉红色,再看到了她那那小小的眼,和那红色的小口,再正直的男人都会想把她就地正法,而仪莉的体力不强,即使醒来反抗也易于对付,不过看她倚在张嘉仪身上,而且和两人要好,住得又近,看来会是啊Jacky 和嘉仪送她回家,看来今天是没有机会的了,不过不要紧,
啊明对自己说,最好的东西留在最后品尝岂不是更有味道,迟些再上也不是件坏事……

  啊明回头看剩下的三人,绮冰在这两星期中已经干了十几次,红灯也冲过来了,原来紧凑的穴都快给插到松弛,没有什么好玩,加上任何时间玩弄也可以,当然不会是这一天的猎物;何琳?这个死三八,姿色有限,玩不玩也可,今天找她有点浪费,而且现在都未醉,要奸她可要花一些工夫。

  那看来唯一的选择就是严唯,她已经饮得醉醺醺,站也站不起来了,一定要给人送回家,但她和张仪莉,啊Jack,张嘉仪都住得不近,不会一起走;而何琳和啊伟看来会去下一场,不会送她回去;平日严唯可以找他男友来接她,但又刚刚不在香港,看来她想必会和绮冰一起走,那就可以实行他的计划,想到这他的肉棒不禁直立起来。

  其实在作这一个决定时,啊明也不是没有犹豫,因为在这一组中只有严唯对他较好,他本也不舍得伤害她,所以他本来是打算这天先干其他人的,但天意弄人,现在除严唯之外别无她选,只好说句天亡她也,啊明在看了看醉后严唯的红脸,身上的黑色连身裙,他仅余的一丝理智也荡然无存,心想做大事的人不可以因为小恩小惠,而放弃了自己干尽天下少女的宏大理想。他拿起了他的手机,给了一个SMS 绮冰上写「计划实行」。

  绮冰看了看这短讯,心中流下了一丝的眼泪,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众人,她知道这儿的其中一人会有和自己一样的命运:成为啊明肉棒下的玩物。

           ************

  一小时后,在酒吧门前。

  「Jack,你们真的不去下场?」啊伟问。

  「不去了,嘉仪和仪莉也累了,我先送她们回去。」

  「那没有办法了,我和何琳去吧,啊明你们怎么样。」

  「我也不去了,我先走了,绮冰你怎样?」

  不等绮冰说,何琳就说。

  「她才一定不和你走,她父亲会来,送她和严唯回去,你这个臭穷鬼自行回家吧!」

  「好。」

  啊明冷冷的笑了一笑,何琳那会想到本来高傲不可一世的绮冰已经给啊明干得死去活来,成为啊明的忠实性奴,也更不可能想到绮冰说父亲一会拿用车来是一个天大的谎话,只是啊明引开其他人的计划的一部份,他回头看了看何琳,心想你这个泼妇就得意多一会,之后一定有机会把你干死。

  其他人接二连工离去,绮冰就这样和严唯在一旁等候,过了一会一架车过来,两人就这样上车,车上的当然不是绮冰的父亲而是啊明,去的地方也不是严唯的家,而是绮冰的别墅。

  一小时后,车终于到了这在郊外的别墅,这儿和市区甚远,而且是独立屋设计有绝对的私隐,是绮冰一家以前渡假的好地方,现在却成为了啊明凌虐绮冰的基地,在这儿啊明都不知已经多少次内射在绮冰的穴中,不过这天这儿的女主角再不是绮冰而是醉醺醺的严唯。

  大门打开了,这时的严唯已经醉得迷迷湖湖,还以为自己回了自已的家,她摇摇下的走到了在厅中的沙发之中。口中嚷着。

  「我要洒,我还饮得下。」

  啊明打了一个眼色给绮冰,绮冰就走前去那了之前准备好的一支酒,把她倒了一些在严唯的口中。

  「啊,好酒好酒,再来,再来我还要。」

  「你等一下再饮吧,我把你放在睡房先」

  「哈哈,好,说到一定要做得到呢,我还要」

  「好好好」啊明听着严唯的话不禁暗笑,当然说到一定做到,一会一定要你这个美女在肉棒下不停叫着再来,再来我还要。

  啊明就这样把严唯拉到了房中,放上入面的大床之上,再打了一个眼色给在一旁的绮冰,绮冰看到眼色立即把酒再一次灌在严唯的口中,这当然不是一般的酒,而是加了强烈春药的迷情酒。强烈的春药,在烈酒的支持下,很快就传遍少女的娇躯,不一会严唯就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滚来滚去。

  看到药力已经发作,啊明冷冷的一笑,指示绮冰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摄影机,把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拍下。

  啊明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慢慢走到床上的严唯之前,这时的严唯已经受到药力和酒精的影响,醉醺醺迷糊糊的脑中轻飘飘的分不清在梦中还是现世,她只想起之前正和朋友一起饮酒,而最后就给送回家,对,我回家了,这是我的床,但为什么房间好像比平日的大,是在梦中吗?在朦胧之中,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入目处却见一个全裸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是啊辉?是那个去了英国的男友啊辉?
  他不是不在香港,为什么会回来,对,「我是在梦中,是神令我们在梦中相见的」

  她的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严唯感到那赤裸的男人越走越近,她只觉自己的心随着他的走近越跳越促,她想起这种感觉她之前感受过的,是在她第一次被男性吻的时候,那是一种又害怕,又期待的感觉,自从初吻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就在她不知所措地回想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时,她感到那个男人已经走到自己的身旁,更拖起了自己的手。她感到他的手又热又烫,一股强烈的、火辣辣的男性气息从身上传来。严唯想起自己自从半年前啊辉去了英国出差后,就再没有感受到这种男性的气息了,想到这她的芳心不禁如饮纯酿、如沐春风,情不自禁地、用力地搂住了那个她以为是男友的男人,眼里泪水夺眶而出,口中同时忍不住轻叫「辉……我好想你!」,……

  严唯感到她刚搂上的「啊辉」好像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稍稍一缩,她不禁搂得更紧,因为她害怕这个「梦」会完结,万幸她怀中的「他」很快回应着她,也把她紧紧搂在怀中,两人就这样互相紧拥在一起。

  在紧搂的一刻,严唯心中被喜悦的感觉所遮蔽,开始时还不察觉,但很快严唯就感到一个硬梆梆、火辣辣的东西,压到了她的大腿根上,令她觉得下身有点莫名的骚乱、心里有点不安的躁动。她这时才想起自己搂上的一个一丝不怪的男性肉体,那个又硬又热的东西自己就是「啊辉」的阳具,以前在性教育堂时学过,那个是用来交配的东西,想到这她不禁面红耳热,两人相识以来,啊辉一直待她以礼,只有亲吻,连胸也没有摸过而她也一直觉得这是羞人之事,想也不敢想,想不到今日却紧紧拥上了一个男子的裸体。同时,她感到下身那硬梆梆、火辣辣的东西渐渐的在她大腿上游动,经过的地方都唤起了一种灼热的感觉,下身自己的私处也越来越痒,她羞悔的问自已为什么会这样,之前虽然不时也有欲心焚身的日子,但她每次也是强行压抑,没有自慰过,想不到今日的感觉却是这么强,难到自已是一个淫秽的女孩?

  「不,这只是一个梦。」,她对自己说,但为什么这感觉又是这么真实,她不由自主地低头去看,看到那硬梆梆的火棒这时慢慢的向上移动,和渐渐的接近了自己的私处。,随着那肉棒的移动,身上那种火辣的感觉越来越强了,她的口和身体作出了自然的响应她不自觉发出了一个轻轻的呻吟。,

  严唯突然发出的呻吟把身上的啊明吓了一跳,但他看到严唯迷惑的眼神,他知道她还是如在梦中,把自已当成自己的男友,看到严唯发情的样子,他恨不到立刻恨恨的插入把她就地正法,他吸了一口大气,叫自己冷静,一定要温柔的慢慢来,令严唯当自已是她的男友,慢慢醉奸,这样才可以在之后把她威胁成功。
  想到这,啊明再次吸了一口气,令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了对严唯的进一步挑逗。他的手慢慢游到严唯的连身裙上,严唯身上的衣服早已因为之前醉醺醺时的身体扭动,有些衣服不整,更增添一些诱惑,啊明也不急来,轻轻的的把手探了她的上衣之中,即使是隔衣服,啊明也感到严唯那丰厚的双乳。在严唯的喘息下上下震动,加上那醉后和药后的身体发出的热力,令到啊明感到异常兴奋,他伸手褪去了严唯的衣服,绕道背后解开她的胸罩,不一会儿,严唯的双乳就毫无保留的裸露出来。

  啊明虽然经过连日对绮冰的疯狂凌辱下增进了不少对女体的认识,但这次也只不过是她第二次近距离亲眼看到少女的双乳,他自然要好好欣赏品评这天生的艺术品一下。和绮冰的那骄人丰乳相比,严唯的双乳并不算丰满,却另有一种饱满坚挺的诱惑感,,那一手刚好握住的大小彷佛生来就是等待被男人轻轻揉玩的(与之比较,绮冰的丰乳给人唤起的是虐打,大力榨弄的冲动),但更激起啊明的性欲,却是看到严唯那从没有被男人玩过的身体因为和啊明身体的碰触,作出了本能的反应:那粉红的乳头已因为兴奋而笔挺!

  啊明看着那高峰之上的一点嫣红,配上那白皙的肌肤,浅浅的乳晕,就像天山上的雪莲一样是多么的诱人犯罪,那雪白的双乳就像天山雪莲的果肉一样晶莹剔透,那嫣红的乳尖就似那成熟的果实一样成熟得人采摘,这两者加起来是多么的诱惑,多么的令人把持不住,他本来还想搓揉多一会,现在再也忍不住张口品尝,把那右峰上的「雪莲」轻含在口,细味那只应天上有的味道。

  那「雪莲」的质感当然不会叫人失望,啊明想起之前看过的介绍,天山雪莲果一方面具有甜味甜蜜的滋味,一方面又具有像水梨又像马蹄的质感,如果一口咬上,可以同时享受到那冰爽脆口,清甜宜人的汁液,及那厚实饱满的口感。真正的天山雪莲果啊明虽然没有吃过,但尝到严唯双乳「雪莲」,那清甜的香气和弹性的口气,啊明终于明白到那是一种何等的享受,他渐渐不满足于单单的细味,而是开始了疯狂的吸吮……

  啊明情不自禁的疯狂吸吮很快就令啊明和「雪莲」的主人带来了神奇的变化。
  传说中的天山雪莲果据说有清凉退火、清热解毒、软化血管的保健作用,但严唯那两个「雪莲」带来的显然是正好相反的效用:不单可以行气活血,激发精气,更有硬化男女情欲器官的功能。啊明仅仅吸了一会,他就已经感到自己气血上充,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而严唯也像呼应般作出了最本能的反应,她那嫣红的少女峰已经高高直立,从这啊明充份可以感受到他口中的这个果实已经含苞待放,只等适当的时机就可以收成。

  适当的时机!这五个字说来简单,但每一个有经验的果农都心中明白这几个字说易行难,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只是一日甚至一刻之差采下来的果实就已经是完全不同的味道。这情况在越上品的果实,(例如酿酒的葡萄)就越明显!果实的味道已经是如此,一个绝品少女初采的味道就更是!!更为重要的是这不单关系到的不单是一个少女味道,更关系到少女对的初采者的终身臣服与否,那重要性可想而知。这种对时机的掌握有些人以为是经验值的积累可成,但其实更基于一个人的天份,多少人穷极人生而不可得,但啊明就正正是天生有这天份的人,他这时虽然在绝级少女的诱惑下居然还可以把持得着,感受到那适当的时机还未来临,他清楚知道如果他再继续冲击严唯的双乳,严唯就会在最恰当的农时前就提前成熟,提前成熟的果实虽然表面鲜甜,但却少了那种青涩的滋味,想到这啊明立即把那快被情欲冲昏的头脑冷静下来,渐渐减缓对雪峰的享用,最后甚至停止下来 .

  啊明的口刚开始减缓吸吮时,严唯还不察觉,要知未经人事的她在酒精,情药和口部的挑逗下,早已陷入欲念的漩涡之中不能自拔,她刚被吸吮时因为清白的身体第一次赤裸裸地被男人玩弄,还本能地觉羞涩难当,甚至想把那人推开;
  但渐渐随着欲火越来越高涨,她感到自然的双手却又绵又软地使不出半点力来,更开始享受自己椒乳被男人含在口中的感觉,那痒痒的感觉固然挑起了她敏感的神经,但更令她失控的却是那种从男人口中,身上传来的热力,她感到那种热力越来越强,自己的身体也像呼应般发热起来,随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她感到自己的身体产生了神奇的变化:那在人口中的双乳好像越来越胀,那本来小巧的乳尖好像慢慢的变大,那白晢的肌肤渐渐因发热而变得粉红,身体像通电一样的变得比平日更敏感,而身体的深处好像有一种潮水慢慢流出,,而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无有过的欢愉感,意乱情迷的她已思考不到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样?她只知道这种感觉变得越来越强,甚至令她喉头好像有一种想发出撩人轻吟的声音的冲动,以求和在场的男子一起分享这种欢愉的感觉。

  就在严唯快将发出呻吟的前一刻,她却突然感在本来贴她身上的热源突然消失,她瞪开本来变得迷离的双眼,寻找那令她身体作出神奇变化的来源,却惊讶地发现本来在她身旁的「男友」已经慢慢离他而去。

  「不要……不要。」严唯先是在心中呼唤,然后更开口大声呼叫,她想起了一个多前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就是梦中的啊辉也像今日一样和她相见,不同的是当时的啊辉身上穿着衣服和他相拥,但最后也是离她而去,她不想再感受那种别离的感觉,她忍不住用她右手春葱般的玉指一抓,希望可以拉着离她而去的「男友」的友,谁知在阴错阳差之下,她抓是抓到了,但不是「男友」的手,却是「男友」已经勃起的肉棒!

  严唯的举动把啊明吓了一跳,他心想难道春药的效力突然消去,严唯发现了他不是她的「男友」,而是一个淫魔,一怒之下决定用她的手把肉棒用力一屈分为两截?但很快啊明就从严唯那渴望的眼神发现这只是一个误会,他本来稍稍后退只是一个欲擒故纵的手段令到严唯更为欲求不满而献身,谁知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严唯的手居然主动握上了肉棒,既然天赐这个机会,啊明当然不想浪费,啊明的脑急速运转,以求找到最好的方法,打蛇随棍上以击溃严唯最后的意志。
  但严唯的意志却不等待啊明的进攻就投降于欲望之下。一开始时严唯的意志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冲击而暂时短路,她想不到自己会主动握着男性的阳具,她仅存的意志告诉自己那不是一个少女应该手握的东西,但在握上的一刻,她却感到一种好像受到电击的感觉,把一种前所未有过的热力从手上传遍自己的全身,这种热的感觉比之前从「男友」吸吮时更强烈,更直接,如果之前的像是在暖炉旁的温热感觉,现在就是像置身烈火之中的融化感, .在这种火烫舒爽的热浪下,她感到自己身体的理智渐渐融化,只剩下一阵麻痒的、酸软的、舒服得说不出的快感。在理智完全融化前,她本来还有最后挽回的机会,她心中有一把声音警告她不可以这样,这样下去只有失身一途;但她心中却有另一把声音对她说「反正这只是一个梦,不要紧吧,他是我的」男友「,我的身体早晚也是献给他的,也许这就是最恰当的时候」。后面的声音最后完全取代了前者,她忘形的把那肉棒的手握得更紧,尽情享受着那一种说不清是热烫烫的、酸麻麻的、软绵绵的、痒酥酥的炽烈快感。就这样严唯的理智就因为这意外的一抓而荡然无存,只待被最后正法的一刻来临。

  啊明却没有立即把严唯正法,他心想既然大局而定,何不先好好欣赏处女最后时刻的淫态,他欣赏着严唯那没有一丝理智的严唯如何作了本能的反应,:他
  听着越来越娇喘妩媚的叫声;欣赏着出于本能地摇摆着的凤腰和不由自主地扭迭
  着的玉腿;品尝着雪白肌肤渐渐渗出了一层细细的、晶莹的汗珠;更抚着那本来
  圣洁的下身先是慢慢缓集的点滴的甘露和继而流涌不断的涓涓细流。这些一切一切都反映着再清楚不过的讯息:少女的身躯已经准备就绪只待男性最后的开发。

  开发果然随即开始,但开发的却不是少女的小穴,而是少女的小口。这是啊明一早就已定下的目标:在要少女用最淫秽的姿态奉上自己的处女身之前,先要她像母狗般用香舌加淫口把自己的肉棒舔得一乾二净。

  为达成这个目的,啊明再次从施故技,使出欲擒故纵的手段,把肉棒插离少女紧握的右手,他看穿了少女这时已被肉棒带来伴随已来的快感已经弄得意乱情迷,这时把肉棒抽离,不仅不会减轻她的欲望,相反会极大的刺激她的性欲,令她不能自拔,如取如携的跟从啊明的指示。

  「不,不要,不要,不,不要离开我,求你,求你。」果然,啊明的肉棒只是稍稍抽离,少女就已经像不由自主的发出求欢声,啊明从少女迷离的眼神,震颤的声音看出少女已经再没有思考和反抗的能力,她有的只是欲望,一种求欢的欲望。

  「严唯,舔吧,如果你爱我的话。」啊明一边对少女下达口交的命令,一边把他那又粗又红的神物放到了少女的眼前,等候少女在欲望下作出忠实的本能响应……

  啊明的指示,只有短短的十一个字,但对这种已屈服于欲望的少女,一句多余的话也不再需要。啊明的话还没有完全说完,严唯就二话不说的为眼前「男友」
  的肉棒开始「爱」的侍奉。

  侍奉的第一步是「吻」,严唯先是微微噘起嘴巴,亲吻在「男友」的大肉棒上,她吻时的神情举止就像看着圣物一样,那神情是多么的虔敬诚心,充分表现出她对「男友」阳物的尊敬和信仰。

  一个美尖女对肉棒的亲吻本就叫人性奋,何况还要加上阳具信仰一般的神情,严唯只是亲吻了数下,啊明的肉棒就已经彻底的勃起,那粗壮的程度连啊明也容不住吓了一跳,只不过吻了数下就已经是这样,如果再这样吻下去那如何可以享受其他不同的侍奉?啊明虽然还想再享受被「吻」的乐趣,但还是忍不住进入另一个阶段。

  侍奉的第二步是「扫」,意思就是用舌头把肉棒完完全全的舔弄干净。严唯贯彻她刚才对「男友」阳具的祟拜态度,一丝不苟的为肉棒服务,她用自己的小舌一点点一点点把肉棒的各部分仔细清洁干净,她先是扫上了那粗壮的棒身,然后是舔上那张牙舞爪的棒头,最后是那两粒肥大的睪丸也没有清洁干净,没有丁点儿的污垢留下。,

  她舔弄的动作虽然生涩稚嫩,反映出她从未试过和男根服务,但那认真的神情,全心全意的态度,在叫人心疼的同时,更给人一种初恋的感觉。「吻」和「扫」也这么舒服,啊明再也忍不住指示他期待已久的侍奉第三部:「含」。
  在「含」这第三步,严唯的表现当然也没有叫人失望,连一般妓女口交时也未必会把肉棒一口含入,但严唯却一点犹豫也没有就把肉棒含住,更为可贵的是严唯不单单把肉棒含着,更是整根都吞入口中,进行深喉的服务,这种举动固然有一半是沿于无知,不知道一般的口交不用深喉,但另一半却是治于她的诚心,认为含棒当然是要全枝来含,不可以含一半不含一半,正如她的爱对「男友」是全心全意一样,即使是现在这样用尽自己的口把肉棒含入,严唯还是觉得不完美,因为「男友」的肉棒实在太大了,她用尽她的口还是有相当一部份在口外面,她心想如果自己的喉可以容那入得更深,不单棒身,连睪丸也可以含到就更好了。
  但对啊明来说,严唯这样的服务已经是完完全任的超出预期,他原本心想只耍她肯轻轻一含就已经满足了,看来他实在是低估了春药的效用和严唯对她男友的爱,那种含棒的投入和勇气,完全抵消了严唯粗糙的口交技巧带来的不舒服感(客观而言,被一个没有口交经验的少女含棒不一定快活,因为既要抵受那被牙齿碰到的不舒畅感,又要承受可能不小心肉棒被错口硬成两截的风险,不是任何一个男人也愿意冒这个风险),啊明不敢闭上双眼享受这绝顶的畸型快感。
  享受畸型快感的不只啊明一样,还有严唯,自从她把那强而有力的肉棒吻上的一刻,严唯就发现自己迷上了那粗壮肉棒带来的感觉,它虽然像怪物一样看来又丑又恶,但碰上后那又热又烫的感觉却像神物一般,看着它慢慢变粗变壮一颤一抖间,感受着那因为自己的香舌变得越来越强势的热力,闻着那从未感受过的强烈精味,听着肉棒和舌头摩擦而出的声音,品着那酸酸的、怪怪的、却又有点说不出的诱人味道,这五种不同的感觉混合而成带来严唯未经验过的刺激感,直入脑袋,令到她全身都麻痒了起来,同时为了令这快感不消失,严唯更辛勤的含弄,到了这个地方她已经分不出是她在为「男友」服务,还是「男友」为她服务。
  渐渐的严唯的服务不只更辛勤,也更精细,她不再只是单纯的「吞」棒,更开始把之前第一步,第二步中学会的「吻」和「含」的技巧交替混入在肉棒的待奉之中,而更惊人的是严唯居然无师自通的在这过程中学会更进一步的「吹」,「吸」和「吞吐」技巧,甚至主动吸入「男友」的龟头恨恨撞上自己的喉头。到了这地步,即使啊明已经在绮冰口中实习过数十次,也忍不住张开双眼,他实在害怕再闭眼下去,自己肉棒中的精液会不理会主人爆射而出!!!

  这样当然不是啊明想要的,要知道对啊明来说,虽然口爆或颜射都是他所追求的,但严唯身上的第一发啊明还是决定留给更神圣的任务- 「中出」。要达到这个目的,当然不是单单张开双眼就可以,要达到这个目的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转移攻击的方向:一路向西。

  要达到一路向西的目标,啊明当然不会立即就把肉棒插入,虽然刚才的口交相信早已令到严唯淫水飞溅,但啊明的肉棒现在已经勃起到一般少妇也承受不了的粗度和长度,何况是严唯这样一个很可能未经人事的少女。现在如果强行而入,
  很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把这美女的娇穴插坏;而且啊明想要的是严唯把自己的身心
  都完完全全献出来,即使是药效一过严唯知道刚才侍奉的不是自己的男友,也不能收回的奉献。

  为了达到这个完美的目的,啊明先是把严唯刚辛勤精细服务中的肉棒从严唯的口中抽出,就当严唯因为「男友」圣物的消失而不知所措时,啊明的手无一丝先兆地突袭严唯全身最私密的地方,先是轻探那淫水直流的小穴口,然后两个手指开始了秘洞的探勘,手指慢慢的沿袭她多湾的小道向前探索。

  「啊!……啊……」「男友」的探索立即引起了严唯的剧烈反应,严唯当然不是未试过自慰,当时的感觉也很刺激快活,但之前的自慰总因为自己心中那一点点的羞愧心不敢尽情满足自己,每次都是意犹未尽,那好像这一次是被「男友」
  服务来得刺激,这时的她虽已经神思渺渺、理智不清,但她却清楚地、生动地感到那种异物挤进了私讫的感觉,刹那间,她只觉得一阵惊天动地的快感如电般直袭脑门,冲得她不顾一切地吐出嘴里的东西,失声长叫了起来。

  「痒……好痒……啊……给我……给我……快……啊!」严唯在开始长叫的时间还只是快出「啊……啊……」等没有意思的声音,但渐渐她感到这些无意思的字不足以充分反应自己的感受和渴求:先是那种可怕激起电流般感觉的痒的感觉,接着是一种对更大快活的渴求,她开始本能地、自自然然地便叫唤起来以求「男友」更大的爱抚。

  啊明这个「男友」当然要满足「女友」的要求,不单加快了她的手指攻势,更慢慢的用手指在入面轻径扭动,一边享受那因为兴奋而懦动阴道慢慢流出的温热阴液,及那玉穴内那处子(玩了一会啊明早已确认严唯的处女身份)独有的紧致和青嫩,一边刺激严唯的情欲,果不其然很快严唯的极限就已来临,,经过啊明手指的把弄,严唯感到越来越不满足于仅仅两指带来的痒和热,她要的是更大的充实感,她想起刚才口交时那男友圣物的热和粗壮,想到这她的心思再也控制不住,她人生中第一次产生了对肉棒的绝对一样饥渴,她脑时这样想的,身体也是这样反应的,她的脚越张越开,淫水越飞越多,同时她的口也再掩不了这样的饥渴,开始了淫乱的呼叫。

  「求你,啊辉啊辉(啊辉是她男友的名)求你,求你,我很痒,求你求你不要只用手,我要,我要…我要…」

  「哦,是这样吗?」啊明却扮作听不见,他不但不给严唯肉棒,甚至连手指也抽了出来,这样的挑逗那是一个处女所可以忍受,立刻就引起了她激烈的回响。
  「求,求,求你给我,……用更大的东西给我,求求你给我。」

  「什么是更大的东西,我不明白。」啊明听到严唯的呼应,已经明白等待已久的时机已到,但他还在享受那把圣洁女人调教的快感,忍不住再加以挑弄
  「我…我……我……要肉棒…我要啊辉的肉棒…我要啊辉啊辉你的肉棒。」
  啊明可以等,严唯却已经再也等不到,那二个手指离开只是短短的一分钟,她就像经历了几次生死轮回般的,她刚才还不肯说出「肉棒」两字,而在啊明的挑弄下她再也不顾廉耻,一边求叫肉棒,一边用手自慰起来。

  啊明看到严唯自慰起来,却到他心慌起来了,如果是平时可以看到美处女自慰,他心中一定是快活异常,但现在他却要害怕春药昏心的严唯激烈自慰下会不小心弄伤自己娇嫩的处女穴,看来不可以再挑弄下去,是用棒的时候。既然严唯已经欲求不满,那就用自己的肉棒好好满足她吧。

  「来吧,我最爱的严唯,肉棒在这儿,好好享受吧,不过要享用那就跟从我的指示。」啊明一边说一边把肉棒移到严唯的面前,果然马上就夺去了严唯的注意力,令她停止了自慰。

  「要,要,要,我听我听我听」看到想要的大肉棒就在这儿,严唯再也忍不住应从,这时的她无论是什么指示都会跟从。

  啊明的第一个却不是什么淫秽的指示却是叫严唯改叫他做「啊明」,而不是「啊辉」,原来啊明开始时还为严唯当他是男友来侍奉而高兴,但人心不足蛇吞象,他很快就觉得不是味儿,正在侍奉自己的女人在叫另一个男人那还有什么意思,所以他第一个指示就是叫严唯改变称呼,但他也怕太早要求严唯这样做,她会在药效中醒来,所以他才拖到现在才这样要求。

  果然严唯立即就「啊明」,「啊明君」,「啊明男友」,「明明」等乱叫起来,同时手开始向肉棒乱抓,以求更快得到大明神的宠幸。

  大明神的主人却不肯立即被捉到,因为还有其他的指示要严唯去执行,这次当然不再只是称呼的改变,而是侍奉的方法。他先是下令严唯把双脚完全双开,令到啊明可以完完全全的欣赏那未被人采摘的美穴,一看之下那是多么的美,啊明一直后悔上次玩弄绮冰时没有好好欣赏就行事,结果只看到被自己插得一团糟的残花败柳,现在终于可以补偿这个遗憾,看到那已经湿润的阴穴,和四周被水弄得湿润的阴毛,啊明不禁得到一阵的满足感,自己在一个月前还是被人看轻的处男,现在却已经先上了绮冰这个富家女,而很快眼前这个美女也会屈身于自己,想到这他越来越兴奋,也不再满足于只看阴穴的外部,而是入面的细节,于是他下达了第三个指示 .

  第三个指示其实很简单,就是和第二个指示一样把女人最私蜜的地方清楚的显然出来,不过第二个指示是把脚张开,而第三个指示却是用手指把自己的阴唇瓣开令到阴蒂和阴道中的嫩肉都完全展露在啊明的眼前,引诱大明神的进入。
  看到严唯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为求满足,连这样的淫荡姿势都摆出。啊明知道严唯无论身和心都已经充分准备好迎接她人生的另一个阶段:由女孩成为一个女人。他把肉棒对准严唯的小穴,然后下达最后也是期待而久的指示:开口求干,。

  开口求干这只不过是四个字,但对女性来说却是最屈辱的求欢,即使受到春药,酒精,情欲三者相乘下的严唯也犹豫了一下,但很快那肉棒传来的热度和浓烈的气味就提醒了刚才就是这肉棒给她带来极大的快乐,想到这她再也忍不住发出求欢的淫叫。

  「求你,干我,求你,干我,求你,啊明干我。」再淫秽的说话只要说出了第一句,那就第二句,第三句也不难说出口了,到了这个地步,严唯不要说只要求她说一句淫荡的话,甚至叫她做狗吠也都会答应。

  不过啊明想要的已经不单是严唯淫秽的叫声,说话,和动作,而是她的处女了。她一方面指示她扮狗吠一边,一边指示严唯把自己的小穴渐渐移近啊明的大肉棒。

  「肉棒,汪,大肉棒,汪,我要肉棒,汪,我严唯要大肉棒,汪汪汪汪,我严唯是欠干的母狗,我要主人插我,啊啊啊」就在严唯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啊明把肉棒轻轻的进入严唯用自己玉手打开的小玉门之中。

  进入?不应该是用插入来形容的吗?但这个是最适合形容现在这境况的字了,因为啊明的肉棒并没有深深插入严唯身体的深处,而是只有龟头和少许的棒身浅浅进入到玉门口,这种将入未入,将插仅进的境况显然不可能维持太耐,就看两人谁先打破这种疆局。

  对男方来说,这种疆局固然是难忍,单单轻入玉门已经令啊明感到销魂的感觉,他可以想象到再入会有如何的快感了,但他还是忍耐下来了,他要等严唯先主动献身,那样无论药醒,严唯也不可能好像绮冰那样心中坚持自己是被逼的,而是一生都留下主动献身的记录,就是为了这个目标:啊明决定忍下去。

  啊明还可以忍,但严唯已经再也忍不住了,只不过是稍稍进入,那狂猛的快感就一浪一浪地、无休无止地侵袭着严唯的身心,不知什么时候,迷糊之间,她听到自己虚幻的声音,彷佛来自很遥远的地方,叫她不要再犹豫,放弃自己的处女,以完全享受天堂般的乐趣。这种声音慢慢增强,渐渐清晰,终于到了一个再也抵抗不了的地方,她双手辅上了棒身发力向下一引,同时下身也用力迎向肉棒,任由那肉棒由淫水的引导下恨恨深插入自己身处的最深处。就在「啊……啊…啊……啊……啊」的无穷叫声之中,严唯终于告别她的处女岁月,成为了一个完全的女人,也展开她成为男人阳具奴隶的新人生。

  就在严唯开始品味她破处时的快乐,痛苦时,啊明也开始享用这种极乐,那躲在黑林深处的秘道果然别具魅力,那玉门紧凑至极,即使严唯已经用双手拉开两片细嫩花瓣,进入也已经不易。进入后就更是绝妙,一经进入就把肉棒紧紧钳住,必须再三敲击才可前进。而入面的花道是紧凑非常,不仅又窄又紧,更有如羊肠小道,湾湾曲曲,给人无穷的探究空间。在淫水的引导下,粗大肉棒攻过了一个个的小径,那道柔韧无比的障碍,肉棒不停的对那作出试探,无情的挑动其主人的性欲,诱使其献出自己处女的第一次。

  「哼……」媚眼迷离的严唯作了热情的回应,本来还是涓涓小河的流水慢慢变成泛滥的大河,双腿紧紧的夹起了男根的主人,玉背廷起,为对方的破璧作出了准备。而那肉棒的深插也慢慢的勺起了青涩娇嫩处女平日隐藏的本性,和药物未完全发挥的药效,就这样严唯就像一个久旱逢春、饥渴如狼的荡妇淫娃。一边发出了鼓励男人深入的的娇吟,一边本来蛇动那砰日笔挺的腰现以要求更大快感而,而她的双手当然也出尽全力拥着她至爱的「男友」,而圣贞的秘洞也无休止的流出了晶莹滑润的淫水,以恭迎大明神的圣驾进行破璧的仪式。

  破璧仪式进行之时终于到了,而就像祭礼时是由鼓声开始一样,破璧的仪式是由严唯的淫叫声而开始的,随着严唯「干我」的一声呼唤,啊明进行了一下大力的抽出,然后随着严唯「」插死我「的求叫,啊明来了一下全力的插进,就这样冲破层层的紧肉,硬袭那最后的最后的防线加强压力,顿时,被这强猛急劲的突剌,才一下子,便被那无情的力量所撕破、割裂……失去了它的防卫,那粗大的肉棒便挟着余势急剌而入,深深地没入了她冰清玉洁的玉穴之中。

  「啊!!!!!!!!!!!!!!!!!!!!!!!!!!!」下身的突破,令到刚破处的少女的双手搭住了啊明的腰,并把他拉向自己,紧紧抱上了侵犯者,在其背上昼上了指甲的印刻,男乖机把她抱了起来,下身不留情的一下一下插入,把她的玉穴塞得一丝不漏,尽情占有她那青涩娇嫩的初开玉穴所带给他的无上快感。

  严唯在那粗大的肉棒的缓缓地抽动之中,也渐入仙境,之前下身的裂痛已迅速地远去,而阵阵舒服畅爽的快感,却一浪接一浪地不断传来——那根粗大炽热的东西就像是一根魔术棒,把原本冰冷的地方都变成火热,而火热又随着一下一下的抽送,贯进她下体、贯进她身体内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角落,「呃……
  「唔……呃……唔……唔……啊……啊……唔……啊啊……」就像祭礼的高潮一样,严唯叫得越来越大声,叫得越来越有节奏,她发出的声音呻吟和娇喘渐渐高兀,尽情享受这种快乐,她甚至开始摆动的娇腰,像要套回性交的主体,啊明那想到严唯会突然反客为止, .他感到那粗大的肉棒在严唯的玉穴里持续地抽搐、跃动着,他恨恨紧闭用神以防自己忍不住泄射而出。, .

  但啊明没料到的严唯不单腰技摆动,她的花心也开始了对入侵者的吞食,贪婪的吮食龟头流出的精液,阴道同时也慢慢的紧缩,正告诉龟头的主人,空虚的她不只要肉棒的抽插,同时需要在肉棒把精液射满她的小穴,要求得到更深的填补。

  在严唯那狂吞的花心下,强如啊明也到强弩之未,之前单单口交一招其实啊明已经好不容易忍住,现在扭腰和花心两料齐下,啊明再也忍不住了。啊明对自己说,虽然今次没有像自己预期般把严唯干到高潮屡起才中出,但至少也可以达到引透严唯献身的目的了,既然如此就先完成中出这目标吧,要弄到严唯高潮还有大量的机会;想到这啊明用尽全身的力把肉棒顶到严唯的最深处,开始了最强最烈的爆射。

  啊明本来已经放弃了令严唯高潮的打算,但啊明那不顾一切的突入,却正好撞在严唯的花心上,严唯就这样一下子被送上极乐的顶峰,发出了一生中的第一个高潮,流出了身上所有的淫水,嘴里发出绝体绝命的呼叫。

  在拚命呼叫后,严唯享受着自己的秘洞被了男人热热的精液充满的感觉,她的眼慢慢关起,身子无力的倒在「男友」的身上,高潮后的她显然已经用尽了她的所有体力,她最后看到的是自已那混了处女血,女性淫液,男性精液的液体在自己和男人的交合处慢慢流出,滴在地上……

[ 本帖最后由 林子口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