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军统的残酷踩杀同人:李雅的新皮靴】(04)【作者:weixiefashi】
【女军统的残酷踩杀同人:李雅的新皮靴】(04)【作者:weixiefashi】
字数:42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呜呜呜呜……」

  胡佑川含着李雅的金属靴尖,痛苦不堪地呜呜直哼。鲜血从他的嘴角边流出来,染得下巴和胸口红了一大片。

  李雅冷笑道:「怎么样,本小姐的靴子好吃吗?」

  「呜呜呜……」

  「哼,贱货!」

  李雅金属靴尖用力往胡佑川喉咙深处又捅了一下,胡佑川闷吭一声,痛苦得表情都扭曲了。李雅冷哼一声,这才意犹未尽地拔出靴尖。胡佑川立刻哇的吐了一大口血,然后痛苦地捂住了嘴巴。

  李雅居高临下看着胡佑川凄惨的样子,冷冷地问道:「现在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了吧?」

  「呜呜呜……」

  胡佑川口腔内被金属靴尖戳得伤痕累累,真是有苦难言,只能痛苦地呜呜直哼。

  李雅又道:「现在想说了吗?」

  胡佑川咬咬牙,索性闭上眼睛,一声不吭。

  李雅一声冷笑。

  「还嘴硬!」

  李雅抬起美腿,一脚踢在胡佑川的侧腹上。坚硬的金属靴尖再加上美腿的强大力量,胡佑川感到仿佛被重机枪子弹击中了一样,五脏六腑都几乎被震得移位了,痛得他当场失声惨叫出来。

  「啊——」

  在剧痛之下,胡佑川一边呻吟,一边痛苦地弯腰捂住侧腹,将身体蜷缩成一团。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条被踩得奄奄一息的毛毛虫,正蜷缩起来在李雅漂亮的过膝长靴下绝望地挣扎。

  在昏暗的灯光下,李雅冷艳绝代,美腿下的过膝长靴性感美丽,简直就是天仙下凡一样。而胡佑川污头垢脸、衣着褴褛,显得又肮脏又丑陋,两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在过膝长靴漂亮的黑色漆皮和金属高跟前,胡佑川看起来是那么卑贱和丑陋,哪里还有什么革命烈士坚贞不屈的光荣形象!

  胡佑川捂着侧腹呻吟的同时,心里其实也非常清楚,刚刚这一下还远远不是李雅美腿的真正力量。因为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任何人类的身体可以经受的住那双美腿的全力踢打和踩踏的。

  李雅用一只过膝长靴踩住胡佑川的脸颊,将他的头踏压在地面上。

  下方是冰冷的牢房地板,上面是更加冰冷的靴底,胡佑川的视野被压迫得只剩下靴底和地板之间的狭小一片。地牢特有的霉味,还有来自靴底的血腥味不断涌入胡佑川的鼻孔中,让他感到干呕欲吐。

  李雅不紧不慢地旋转过膝长靴,轻轻地在胡佑川的脸颊上擦蹭着。

  「别以为刚才那样就算完了,这只是刚刚开始。哼哼,你放心,本小姐的手段多着呢,一定会叫你爽得欲仙欲死的。」

  胡佑川在长靴的踩压下艰难地说道:「我不会说的!」

  「哦?」

  李雅慢条斯理的说着,逐渐加大美腿踩踏的力量。过膝长靴一点一点往下压,胡佑川的脸在靴底下慢慢变形扭曲。胡佑川渐渐感到头颅开始钝痛,他几乎能够听到颅骨在巨大压力下开裂破碎的微小轻响。但他死死咬住牙关,拼命忍耐着不松口。

  李雅一点也不把胡佑川的拼死忍耐放在心上。她一边享受着长靴踩踏的快感一边戏谑地说道:「你以为你骨头硬?哼哼,本小姐见过的硬骨头多了——你们那些特科队的人骨头够硬了吧?可那些硬骨头还不是被我踩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最后一个个贱得像猪一样,抱着本小姐的靴子拼了命地舔,求本小姐开恩一脚踩死,让他们死个痛快……」

  「呜呜……」

  「你还妄想着能熬刑熬过去?哈哈,真是痴心妄想!在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什么人能在本小姐的靴下熬过去的。」

  李雅一边嘲讽一边继续踩着胡佑川的头不停碾压。

  虽然还远远没有使出全力,但这样的踩踏压力就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忍受得了的了。胡佑川只觉得痛苦万分,脑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踩压得爆浆出来。
  在头痛欲裂的煎熬中,胡佑川的意识渐渐迷离起来。恍惚之中,他想起了传闻中那场李雅活活踩死了几百个革命工人的血腥处刑。那些可怜的革命工人临死前被踩在李雅过膝长靴下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一定充满了恐惧和绝望吧?是不是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样呢?

  胡佑川脑海中模模糊糊地飘过这样一幅情景,穿着漆皮过膝长靴的冷艳女军统高高在上,像看蝼蚁一样看着被踩在脚下的自己。自己毫无尊严地拼命挣扎求饶,但冷艳女军统毫无怜悯之意,长靴美腿往下一踏,脑浆和血水四散飞溅,自己的头颅化为了靴底的一摊血肉。

  想象中的这副情景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逼真,以至于胡佑川压抑在心底的恐惧都被引得爆发出来。胡佑川忍耐不住,失声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自己靴下传出的尖叫,李雅轻蔑地冷笑起来。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

  「啊啊啊啊——」

  胡佑川一边尖叫一边拼命挣扎起来。

  他翻滚扭动身体,同时用手托住过膝长靴的靴底往上抬,幻想着能够从李雅的过膝长靴下挣脱出来。可他拼尽全力的挣扎在李雅的漆皮过膝长靴美腿下显得是那么的可笑与无力。李雅冷冷地俯视着胡佑川,任由他在自己长靴底下徒劳地挣扎。

  胡佑川费尽了力气,然而却绝望地发现,踩在自己头上的过膝长靴依然纹丝不动。

  李雅冷笑连连。

  「挣扎啊,继续挣扎啊?哼哼,真是可笑,到了本小姐的靴底下居然还指望逃命?真是痴心妄想!」

  胡佑川大声悲喊道:「你杀了我吧!你快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咯咯咯……」

  李雅一阵戏谑的冷笑。

  「想死?没那么容易!到了本小姐的靴下,哪有那么简单就能一死了之?别急,很快就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胡佑川知道这个残酷冷艳的女军统肯定还有无数可怕的刑罚手段,当下也不指望能熬刑熬过去了,便一个劲地大喊:「杀了我!杀了我!我不会说的!」
  李雅冷笑一声,反而把过膝长靴从胡佑川的头上撤了下来。

  「我说过了,不会这么快就让你死的。我们先来玩点别的花样好了。」
  李雅踩着高跟,登登登地走回到太师椅旁重新坐下,一米多长的美腿翘起二郎腿,染血的金属靴尖晃在空中,不时有血珠子滴落到地面上。

  李雅打个响指,旁边两个军统特务会意,一个立正,然后一起离开牢房。几分钟后,两人押着一个头上罩着麻袋的人回到牢房。

  看那人的体型和身上的民国式女子学校校服,竟然是个女学生。

  「胡佑川,你好好看看,认得这是谁吗?」

  军统特务扯下麻袋,胡佑川看到那女学生的模样后吃惊地叫道:「芷兰!?」
  那女学生看见胡佑川之后也大吃了一惊。

  「佑川!?」

  「芷兰,你怎么会在这里!?」

  名叫芝兰的女子看到胡佑川身上的血,不由失声叫道:「佑川,你这是怎么了?」

  她想跑到胡佑川身边,但还没跑出两步,就被身后两个军统特务一人一边扭住了胳膊。

  芷兰一边挣扎一边不停骂道:「放开我,你们这些强盗!坏蛋!」

  两个军统特务一言不发,像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她拎起来,扔到李雅面前。
  芷兰挣扎着想爬起来,却不小心一头撞在了什么东西上。芷兰抬头一看,发现自己撞到的竟然是一只血淋淋的漂亮长靴,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她本能地抬头继续往上看,这才第一次看到了李雅的模样,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芷兰是淮北农村出身的乡下土妹子,没见过世面,哪里想到过世界上竟然还有李雅这等冷艳无比得如同女神一般的存在?

  面对着李雅高贵冷艳的形象,芷兰被惊艳得目瞪口呆。她张大了嘴巴,目不转睛地看着李雅美丽的身影,一时间竟看得有些痴了,几乎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被特制军装包勒得前凸后翘的魔鬼身材,天仙一般的绝世容貌,再加上一双一米多长的傲人美腿,以及美腿上直达大腿根部的性感黑色过膝靴……李雅身上的一切都是那么惊艳,让芷兰看得心脏狂跳不已。芷兰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顿时感到了深深的自卑。——土布粗制成的学生褂子、洗得发白的黑色长裤,还有穿了好几年的脏布鞋——在高贵冷艳的李雅面前,芷兰感觉自己就好像赤身裸体的野人一样,低贱到了极点。

  芷兰的勇气和自尊迅速消逝殆尽,只剩下深深的自卑和敬畏。刚才对面几个军统的彪形大汉,芷兰还有又打又骂的气势,但面对着冷艳绝代的李雅,芷兰却连直视的勇气和信心都没有了。

  她像做了亏心事的贼一样小心翼翼地仰视李雅,怯生生地问道:「这位姐姐……啊不,这位小姐,你们对胡佑川做了什么……」

  芷兰向自卑和怯懦迅速堕落的过程李雅全部看在眼里,但她却一点也不感到有什么不对。因为在李雅看来,像胡佑川和芷兰这些男女,本来就是只配给她舔靴、供她虐杀玩乐的低贱人群,折服在她的冷艳之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李雅傲慢地俯视着脚下的芷兰。

  「你想知道本小姐对他做了什么?」

  芷兰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

  李雅冷笑一声。

  「好,那就让你见识一下!」

  她踩着高傲的猫步走到胡佑川身边,抬起一条美腿,将黑色过膝长靴悬停在胡佑川的肚子上方的空中,然后她回过头来,对还茫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的芷兰轻蔑说道:「好好看清楚了!」

  黑色过膝长靴猛地剁下去,重重踏在胡佑川的肚子上。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胡佑川整个人被踩得反弹起来,身体曲成了一个V字,长靴的防水台和靴跟几乎全部踩得陷入了胡佑川的肚子里。

  「啊——」

  胡佑川哇的一口血喷在了黑色过膝长靴上。锃亮的黑色漆皮靴筒顿时变得鲜血淋漓,在昏暗的灯光下,漆皮的黑光和血珠的红光交相辉映,显得更加艳丽了。
  李雅一面踩着胡佑川,一边回过头来对芷兰露出傲慢的冷笑。

  「现在知道本小姐对你的心上人做过什么了吧?」

  李雅说着,脚下又是用力一踩,踩得胡佑川再一次吐血惨叫。

  「啊——」

  心上人在李雅靴下的凄厉惨叫让芷兰一个激灵,总算从目瞪口呆中反应过来了。

  「佑川——」

  她尖叫一声向这边冲了过来。

  胡佑川大急,忍着剧痛大声喊道:「芷兰,别过来!」

  眼看着心上人被踩得连连吐血,芷兰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她冲过来扑倒在李雅的脚边,不要命地用双手抱住李雅漂亮的黑色过膝长靴,像拔树一样用尽全身力气往上拔,企图把漂亮的黑色长靴从心上人的身体上搬走。

  李雅满脸轻蔑地冷笑一声,一点阻止的意思都没有,就这样任凭芷兰抱着自己的长靴美腿做着徒劳地挣扎。

  以芷兰一个小姑娘家的力气,怎么可能与李雅强大的美腿对抗?她费尽了力气,但却绝望地发现,李雅的美腿长靴非但没有被撼动一分半毫,相反却是越踩越深,连脚踝都快陷进胡佑川的肚皮里。而且,明明芷兰已经竭尽全力紧紧抱住了,可那漂亮的黑色过膝长靴却什么事都没有一样,旁若无人地在芷兰的怀抱中不断地左右旋转,带动靴底下的锋利高跟不断在胡佑川的肚子里残忍地搅动!
  听着胡佑川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芷兰心如刀割,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她眼睁睁地看着李雅性感无比的过膝长靴一点一点踩陷入心上人的肚子里,血水像泉涌一样从长靴底下流出来,绝望得大哭起来。

  「这位小姐!求求你了!」

  芷兰抱着李雅的美腿过膝长靴,一边哭一边苦苦哀求。

  「我不知道佑川犯了什么事,但我求求你高抬贵手!你放过佑川吧!」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