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逆穿越Z】(07)作者:柏西达
【金庸逆穿越Z】(07)作者:柏西达
字数:6856


              (7)南腿北拳

  《倚天》原著,赵敏要张无忌办的第一件事,是伴她去取『屠龙刀』。我既取代姓张的跟郡主大人发展感情,自然亦要依样葫芦,答应此事,好跟我的敏敏朝夕同行,提升好感度,伺机把她弄到床上去啊……

  虽然不晓得谢逊一人一刀,目前是还在山长水远的『冰火岛』;还是已经身处『灵蛇岛』,但『屠龙刀』的下落,当今武林除了张无忌,可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眼澄似水,容色绝丽,一身鹅黄女装的赵敏,继在『绿柳山庄』遭我道破来历、图谋之后,又一次被我的『未卜先知』,唬得微微一惊,正想开口说话——
  这『曾阿牛客栈』门外,却无声无息地,骤现一条雄壮身影,冷冷喝问:「谁敢打我义父宝刀的主意?!」

  干!来者是在明教总坛,秒杀韦一笑、五散人、中原三大派;活活奸死小昭的——黑化张无忌!

  『光明顶』一战,他跟东方不败两败俱伤,看来已经恢复过来了,只是,为何会跑到大都来?跟原作有别,他誓要杀尽逼死父母的仇人,并没有前来拯救六大派的理由,更别说,『万安寺』早被我成功劫狱攻破……

  因着我穿越介入,赵敏这才初会张无忌。郡主娘娘心思敏锐,只听一句说话,即悟顿对方身份:「魔教新主张无忌?」

  张无忌变成跟赵敏从未认识,加上因为悲惨过去仇视女人,充满敌意,盯住她手边桌上放着的『倚天剑』:「就是妳,俘掳了我要杀尽的五大派?」

  原来如此!撇除师门武当,他伤愈后便离开明教总坛,想继续追杀五大派,辗转来到大都这样?

  「『峨嵋派』的周芷若呢?她人在何处?」

  张无忌果然还没对周芷若忘情!瞧他在『光明顶』上,一度想她弃明投暗相随,她在他漆黑一片的内心里,着实份量不轻……

  但这已经不是我开不开后宫的问题了!被心灵黑暗的你缠上周芷若,只怕早晚会步朱九真、武青婴的凄惨下场,也被奸弄至死!

  明知不该说话刺激他的,但我依然忍不住:「周姑娘已被我救走!你死了心吧!」

  「呼~~」哇!当真不该开口呀!张无忌瞪我一眼,信手一招,就生出掌风将我吸扯过去:「又是你这废物!姓东方的呢?叫她滚出来斗我!」

  「住手!」赵敏见机极快,拔出『倚天剑』刺向张无忌,围魏救赵!看她如斯在乎我,果然是被那三颗跳蛋,震得对我生出感情来……

  张无忌冷哼一声,掌风一送,索性遥将我甩向『倚天剑』的剑锋!糟!『鳌拜宝衣』挡得住倚天剑吗……

  「俊郎!」熟悉又着紧我的悦耳声音,来人急拉我手腕,避过倚天剑,正是这几天一直大呷干醋冷待我的——

  十、七八岁,睫毛甚长,容貌秀丽绝伦的美貌小姑娘,一身淡绿衣衫,白色短靴,不是任盈盈是谁?

  「盈盈!」只能猜想,因我偷偷折返大都,她是寻我来着?亏得如此,不然以赵敏所学虽杂,我仍是等级1,面对张无忌的九阳神功,根本毫无胜算……
  「妖女?」异口同声,任盈盈、赵敏打个照面,互称『妖女』……对,在武当山,系统讯息公告,她俩因为我,确立了『情敌』关系;而且任盈盈还有被劳德诺掳辱之耻,要跟她这源头黑手好好算帐……

  但《笑傲》、《倚天》两大妖女,俱是精明冷静的巾帼英雌,大敌张无忌当前,自没真的争风呷醋起来——任盈盈掌摆架式;赵敏执剑警戒,不约而同,知道要先应付张无忌为上。

  可惜赵敏大抵为了跟我约会,才没带『玄冥二老』护卫……等级1的我,只能按照惯例,躲在……站在两女后面。

  唔……我要不大叫救命,吵醒在客栈二楼熟醒的程陆双姝,加入战团?不,陆无双的『凌波微步』不成战力;程英的『北冥神功』,又欺近得了张无忌吸取他功力吗?太危险了,先犯不着把她俩也卷入这漩涡……

  即使东方不败不在,还有任盈盈!『蝮蛇宝血』、『武当九阳功』、『太极拳』、首三层『乾坤大挪移』,她可非弱质女流,更大胜了原本败于张无忌的高手阿二阿三,理应可跟他一战!

  双方曾在明教总坛会过,张无忌无视赵敏,踏步走向任盈盈:「听说妳,成了我太师父的弟子?」

  任盈盈严守门户,尝试游说:「师父得知你尚在人间,却误入魔道,既喜又悲。他老人家嘱吩我转告你:此时回头,未为晚也。」

  「父母血仇未报,我誓不回头!」张无忌骤然突进,『七伤拳』直捣!
  任盈盈知道说服不了他,再不打话,一招『云手』,以柔制刚。

  「这就是『太极拳』?」张无忌继续刚拳连攻,任盈盈一一拨卸……好,至少能相持不下呀。

  但柔拳守势,蓦地被张无忌以极巧妙的运劲手法,荡引开去,教任盈盈中门大空:「『乾坤大挪移?』」

  喔!前明教教主阳顶天,曾将首三层大挪移传于杨逍;张无忌既是新教主,又娶了杨不悔,自获倾囊相授!

  还好任盈盈同样练成三层心法,同招反制,及时震开,未被击中身体!
  吁,真是看得我抹一把汗……假设『大挪移』互相抵消;『太极拳』虽能化解『七伤拳』;但论内力,始终是『九阳神功』大大占优……

  要使用刚到手的『吴三桂的洋枪』吗?参数表明一击必中,杀伤力无限,该可轻易收拾张无忌!但神级装备,理应留到破关前对付最后大魔王……

  彼此都用上『大挪移』,刚拳、柔拳缠斗数十招,张无忌仗着九阳神气,稍为压过任盈盈之际,突然由双拳并用,变成一拳一爪——

  我和赵敏双双认得此招:「少林龙爪手!」

  上次东方不败学会『大挪移』和『龙爪手』,一度攻得张无忌还不了手,这家伙『大挪移』虽未竟全功,却凭原著里的上佳悟性记心,硬生生模仿过来?
  「裂~~」任盈盈猝不及防,急往旁移,但绿衫胸口仍被撕下一片,露出雪白亵衣;腼腆如她,立时本能地回手遮掩,浑忘了正在恶战之中——

  「婆娘身心,尽是破绽!」张无忌横臂击开任盈盈,直冲向我:「先除你这小贼!」

  他来得极快,赵敏拦截一剑落空;我忙伸手入裤袋,要掏出道具包内的洋枪……哇!来、来不及啦!

  却见任盈盈忍痛踏地,强行转身,豁尽轻功,扑向张无忌背心,意欲为我解围——

  此时,赵敏冲口示警:「别中计!他是引妳……」

  一语未毕,本来快将来到我面前的张无忌,冷笑一下,人不回头,诡异快疾,倒退向后……是『青翼蝠王』韦一笑的身法?

  他、他这是以我作饵,诱得关心则乱的任盈盈上当——

  任盈盈后来赶上之势极快,张无忌倒退、回身更快,左手一抓一托,便牢牢逮住她双腕向上扯高;右拳挟带风雷之声,轰向全没防备地的亵衣胸口:「轰~!」
  『张无忌使出』九阳神功十成功力七伤拳『!怨恨一击!任盈盈重伤濒死了!』
  「裂~勒~」胸膛折骨爆响,任盈盈檀口狂喷鲜血:「哇——」

  「盈盈!」我狂奔上前……可恶!若光明正大较量,她那会败得这样快……
  都怪我害她方寸大乱!

  张无忌左手抓着任盈盈如沙包高举,也不管她已重创,右手又蓄劲想轰下去——

  「给我放人!」虽是情敌,但同为女子,赵敏看不下去,比我更快,剑刺张无忌背门!

  宝剑神锋,张无忌亦要忌惮,信手把任盈盈如垃圾般丢开,回身看准来剑,食指一弹剑身平面:「铮!」

  赵敏虎口喷血,『倚天剑』立时脱手,弹上高空……指力奇猛,她立足不住,跌到卧地的任盈盈身旁!

  张无忌遥望两女,满眼兽欲……他在『光明顶』讲过,每次运使『九阳神功』,都会有一身不泄不快的欲火!

  「别、别过来!你休想碰她俩半根头发!」我挡在任盈盈、赵敏身前……他妈的!裤袋连通的道具包,那洋枪怎么还掏不着……

  眼看张无忌距离我不过数步之遥,头上顿起风声——

  「啪!」空中的『倚天剑』,被人接住;握剑者在我身前着地,这背影是:『灭、灭绝师太?』

  随即再有六人赶到,隐约跟灭绝师太站成圆圈,围困张无忌,隔开我们三个——

  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殷梨亭、莫声谷、宋青书……『武当派』全体列阵!

  已经不晓得他们怎么会前来了!总之,得救啦!

  宋青书遥望过来:「都兄!快带任师妹走,找高手运功救命!」

  他的父亲,七侠之首,也不多跟黑化张无忌婆妈,沉声说道:「师太,有劳妳配合我等——」

  宋远桥动身大喝:「布阵!」

  武当六子、再加灭绝,分站布阵,如蛇蜿蜒、似龟庄稳,森然万有,包罗极广……是张三丰苦心研创的——『真武七截阵!』

  此阵相辅相成,攻守兼备,威力大增,七人齐施,便犹如六十四位当世一流高手同时出手……但是,可制得住张无忌?

  「都敏俊!」赵敏按着右手淌血虎口,挣扎坐起:「你还瞧甚么?快带她延医保命呀。」

  对!我抱住任盈盈,她已是脸如金纸,昏厥过去……世上能救这重伤的人……她师父张三丰!

  武当山被赵敏烧了,张三丰在『黑木崖』!正好『万安寺』破关时,我得了一个瞬移捲軸:「去『黑木崖』!快!」

  『玩家的选择不正确!』

  选择不正确?为甚么?要张三丰救任盈盈,有何不对?

  「怎么了?」赵敏看着我手中滚动条:「在武当山,你用这东西,不是立刻就逃之夭夭吗?」

  「赵姑娘!妳替我想想!盈盈这伤势,张真人不能救,江湖中还有谁能救?」
  「武当不行?那自属少林了。」

  「少林寺的人,才刚被我从『万安寺』救走,还在回去的路上……」

  「被我俘虏的少林和尚,只是攻打明教的远征队伍,尚有大量主力留守寺中!」
  不错!赵敏擒获的,只是《倚天》的『空』字辈僧人;任盈盈出身的《笑傲》世界,少林寺有『方』字辈的方证大师……我懂了!原作是令狐冲重伤,任盈盈带他上少林求医;我顶替了令狐冲,剧情合该反过来——

  但若非系统强制性的瞬间转移,我是不能使用滚动条,瞬移到未去过的地方,除非,有同行者是识途老马……赵敏!

  我怀抱任盈盈,一手发动捲軸;一手拖住赵敏:「去『少林寺』!」

  瞬移光芒冒起,裹住我们三个……临行前,匆匆一瞥战况——

  乍见『七截阵』中,被围攻的张无忌猛施突袭,空手入白刃夺过莫声谷的长剑,反手疾割——

  下一瞬间,莫声谷已身首异处,跌落的头颅,神情难以置信,万分痛心……
  断颈血花,溅得张无忌满脸赤红……弒杀七师叔莫声谷的,再非宋青书,而是他……

  转移之前,我跟浴血的张无忌四目对视,没来由地心悸心虚——他命运丕变,可是因为我……穿越之故?

**********************************
  『玩家抵达』少林寺『!』

  眨眼间,同一夜幕下,我身前再非『曾阿牛客栈』,而是武林泰山北斗的『少林寺』山门。

  想不到,莫声谷始终难逃惨死之厄;『七截阵』缺了一人,阵不成阵,余下的宋远桥他们六个,将会……

  还有,事出突然,来不及通知程英和陆无双,但愿她俩千万别被卷入战团……

  「喂!发甚么呆?」赵敏的小手,轻拍我脸庞:「快带她进寺求救呀。」
  「好……可妳不是跟盈盈对立的吗?怎么……」

  赵敏凝望任盈盈的睡脸,说得认真:「她为你舍生忘死,教我……好生敬重。」
  嗯,她倒非量少易妒之人,在《倚天》可是对张无忌身边有小昭、周芷若、殷离诸女,也无甚吃醋,能够笑对一干情敌的……

  「赵姑娘,多得妳提醒和伴我前来,盈盈性命悠关,我先走了!」我抱起任盈盈;赵敏点了点头:「我是少林的大对头,就不进去啦。」

  郡主大人,挥手作别,娇美无匹:「我在附近等你三天,逾期不候啊。」
  眉宇甜甜,声音腻腻,真迷人……等任盈盈伤愈,我就开始攻略妳!

  不对,任盈盈尸骨未寒,我就另作他想,太禽兽了……呸、呸!用错成语,我的盈盈还未死,不,绝不会死!

  我忙背着任大小姐,跑向把守山门的两个僧人:「我是无色禅师的朋友都敏俊!求见方证大师!」

  冲入寺内,是一处处依山而建,朝着峰顶发展的广大寺园;又长又斜、又高又远的石阶,登天般没有尽头似的……

  一、二、三!跑啦!人命关天啊!

  背上的任盈盈,娇躯好轻,不成负担;可总是负着一个人,爬阶跑山,满要命的:「嗄、嗄、嗄……」

  「俊……俊郎?」

  「盈盈!妳醒啦?妳感觉伤势怎样?」

  「胸口……好痛……我在……哪里?」

  「少林寺……嗄嗄……我带妳来求医了!」

  「嗯……俊郎……对不起……」

  「妳没有对不起我呀,是我又被妳救了一次……」

  「我这几天,都在吃醋……不搭理你……对不起……」

  「没、没关系啦,我又没生气……」

  「好后悔……几天没跟你说话……我死了……就没机会再说……」

  「妳别说傻话,妳不会死的,妳还要变成年高德韶的老婆婆的!」

  「你又背着我呢……像我在光明顶……遇初你时一般……咳咳……」

  「盈盈,妳先别说了……」

  「当下不说……说不定……没命再说……你知道吗?在襄阳跟你失散后,我暗中命令神教中人,咳咳……四处宣扬你……『龙之军师』的名头……」

  「原来是妳的手笔?」

  「我是甚么圣姑、副盟主……我怕你不喜欢……女尊男卑……你也知我爱面子……我不想我的……情郎……白丁之身哦……咳咳……」

  「谢谢妳这一番苦心,我好高兴啊!妳歇着,别再说……」

  「咳咳咳……俊……我……哇~~」

  「盈盈?盈盈!来、来人呀!救、救命呀——」

**********************************
  「盈盈?!」猛地惊醒……任盈盈呢?她在何处?我在哪里?

  我躺在床上……是少林寺的客房?

  「阿弥陀佛!」床畔坐着一个老和尚,一个年轻的……系统文字显示,老僧是『方证大师』:「都少侠登山力歇,昏迷三天,总算醒过来了。」

  「我晕了几天不重要啦!大师!盈盈呢?你救了她没有?」

  方证闻言,面色一沉,双手合什:「惭愧、惭愧,老衲已经……尽力了。」
  「甚么惭愧尽力?!」我跳下床抓住他肩膀:「我问你救了盈盈没有呀!她的人呢?内伤好了没有?」

  「任施主她……已经……不在了。」

  盈盈……不、不在了?盈盈她……死、死了?

  「盈盈……呜……盈盈……呜哇~~」

  「都少侠,你何以哭得这么伤心?」

  「盈盈死了呀!我的盈盈死了呀!呜呜~~」

  「任施主没死啊!贫僧适才不是说过了吗?我已经尽力用『易筋经』救她啰。」
  「你、你玩我啊!堂堂大师,说话不清不楚的?我心血弱一点,就心脏病发死掉啦!你既救了盈盈,又说甚么鬼惭愧、说她已经不在了!」

  「任施主的确不在寺中啊。老衲用『易筋经』为她疗伤,她底子很好,将养两天,已无大碍,今早告辞下山了。」

  「吁,有救回来就好。但她怎么不等我就走?」

  「这就是贫僧说惭愧的原因了。都少侠,你在『光明顶』请动东方教主相救六大派撤退;又指点我师弟无色,解了金蚕蛊毒;后来又劫破『万安寺』,救出本派中人……无色虽还在归途,早将一切飞鸽传书回报,你和任施主,实乃少林的两大恩人。」

  「哈哈,那你也不用说惭愧这么客气的,是我该感激你救了盈盈才对。呀,我要下山去找她了,告辞……喂!你拦住我干吗?」

  「虽说两位都是本派恩人,但比起听说只出一张嘴的阁下,还是任大小姐出汗出力,更值敬佩。所以呢,她拜托之事,老僧必定同意,也答应下来了。任姑娘说,都少侠一直拈花惹草,处处留情,招引得身边一群狂蜂浪蝶……她心想,你既然有缘踏足少林,何不趁机长留敝寺,吃斋修佛,洗洗凡心甚么的……」
  「有没搞错?原著是任盈盈为救令狐冲自愿被困少林寺十年,现在、现在她反过来卖了我?」

  「令狐冲是谁?都少侠宽心,任小姐那会要你在本寺待十年这么没人性呢?不过想你待短短一年而已。」

  「短短一年?『时间差』之下,跟我分开的她们,都会迅速变老呀!不行!你快放下我山!」

  「我身边的僧人甲!有人想逃狱!召『十八罗汉』来!」

  「是!」

  「喂喂喂!你们念佛的,别随便就讲打讲杀……哎,方证大师,我这个扣押期,能不能缩减一些呢?须知我要襄助大宋对抗元清,贵人事忙,你就酌情处理嘛……」

  「善哉善哉,佛门予人方便,如果少侠愿意参与本寺的课外活动,未尝不能把滞寺时日大幅下调。且说『南腿北拳』,是我南北少林的两大热门运动——南少林,长于腿功,擅踼皮球,曾有一支『南葛队』,以大空翼、日向小次郎、若林源三等『黄金一代』为首,不单赢过全国大赛,还战胜了最强的『巴西队』……」

  「大师,这一串糟,我该如何吐起……最好中原会有『巴西队』啦!」
  「该队出身四川的巴西郡啊!少侠没翻过『三国志』么?」

  「好、好,你尽管扯、我就看你继续胡扯!那你们北少林的『北拳』又是甚么?打拳击?」

  「呀,节省光阴,少侠你一边听,僧人甲一边帮你剃头吧。你介乎僧俗弟子之间,就理一个最短的平头装……『北拳』啊,本寺却是弱旅,正值用人之际,有都少侠你加盟,再好不过。本寺是打篮球的,队名叫『湘北』……」

  「方证师父!僧人甲我把平头装剪好了!是不是要把整个头染成红色,显眼一点,以防都施主他逃走?」

  「对、对,都少侠,这件10号红色背心球衣,就交给你了。」

  「湘北队、红色平头装、10号球衣……那你接着是要告诉我,我有个临时法号,叫『樱木』是吧?!」

  「少侠真有慧根!知道自己该排行『木』字辈!但『樱木』这法号,早有队员在用了……唔,『木』字辈……我瞧你身子挺虚的……」

  「就叫——『虚竹』吧!」

  玩家从淫贼转职为淫僧!开展虚竹传奇的篇章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