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七情愚僧录】(31)【作者:zzjzzj】
【七情愚僧录】(31)【作者:zzjzzj】
字数:6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31

  欢乐总是短暂的。如潮般的快感渐渐退去,英鸿终于慢慢站了起来,吐出了依然坚挺竖立的阴茎。她双手叉腰,大大咧咧的在多目眼前叉开双腿,只见两腿中间一片狼藉的淫穴口内还微微透出金黄色的光芒。

  「呵呵呵~仅仅是一小部分,感觉就已经这么强烈了…」,英鸿满足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把头一偏:「二妹~该你了~」

  在多目的哀求声中眉儿走上来,也骑跨在多目身上,将阳具纳入花径之内。她伏下身吻了吻多目的嘴,娇声嬉笑道:「嘻嘻~师哥何必不舍呢?你不是说要娶了我们几个么?这就是你娶我们要付出的聘礼啊,嘻嘻嘻嘻~」,说着她身后也伸展出两条尖利的蛛腿,全身妖纹和眼眸放出红光,开始吸取内丹。英鸿则退到一旁,运功消化着刚才的收获。

  蜘蛛精们依次享用着难得的大餐,每次多目的内丹被抽取出一部分,他的妖力也跟着损失掉一大块。当梦梦将他最后一部分内丹吸入体内时,他的妖力已经损失殆尽,难以维持半妖态了。过了一会儿,他痛苦地蜷缩翻滚起来,随着金光闪烁现出了原形—一条十米多长的巨型蜈蚣。

  「你们…已经得到…想要的了…放了我吧!」,多目瘫痪蜷缩在水池边,苦苦哀求着蜘蛛精们。英鸿却奸邪地狞笑着,生着甲壳质高跟的玉足一脚踩在巨大的蜈蚣头上,伸手玩弄着一根细长的触须,慢条斯理地道:「师哥呀~你还记得…你第一次与妹子…交欢之后,说过的话么?」

  多目大惊,说不出话来。只听英鸿接着又道:「嗯?你想不起来了?罢了…私帮你说吧~你说啊…雌蜘蛛交配完了以后会把雄蜘蛛吃掉…还说啊…『就算妹妹真把哥哥吃了,哥哥也心甘情愿!』,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英鸿仰天狂笑,一头长及膝盖的乌黑秀发都飞舞起来。

  「英鸿!咱们兄妹一场,有道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看在往日的情份上,你就饶我一命吧!」,多目连声音都变了,扯着嗓子拼命求饶。长长的蜈蚣身体还想扭动挣扎,可是全身都被蜘蛛精们死死地踩住根本不能动弹。英鸿笑道:「师哥真是糊涂了!咱们是妖精,跟妖族讲情分岂不是缘木求鱼?再说了,这次妹子已经把师哥得罪到底了,不趁机就此斩草除根,以后万一师哥恢复了元气再来报复…那反而不美。妹子其实也是不得已呀~师哥还得体谅妹子~」

  虽然英鸿的话充满嘲讽,但多目还是沉默了,他明白英鸿所说都是实情,妖族在关键时刻可压根不会像人类那样瞻前顾后,能斩草除根就必定要斩草除根,就算是他也一样。英鸿见他无话可说了,便蹲下身子,凑在他的头边轻声道:「多目…你死之前私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秘密?」多目疑惑了,这该死的妖女还想对他施展什么阴险毒辣的手段?却听英鸿道:「那就是…只有杀了你,私才能安安心心地吃那唐僧肉啊!啊哈哈哈哈~!」

  「!什么!?唐僧肉!?!?」,多目的震惊无法用言语形容,他还想说什么,可众女已经不再给他机会了。只见七道颜色各异的光芒闪过,七女摇身一变都现出了无比恐怖的蜘蛛原形,她们一齐伸出两条前腿将巨型蜈蚣翻了过来腹部朝天,接着张开生满利齿的恐怖口器咬将下去。伴随着嘶吼和咬噬声,七个蜘蛛精将巨型蜈蚣开膛破腹,先吸干了鲜血和体液,然后尽情撕扯吞噬着蜈蚣甲壳下的软组织。她们一口又一口地撕咬着,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多目就变成了一堆碎肉被吞进了七精那饥肠辘辘的蛛腹中,只剩下一条长长的硬壳。

  将多目生吞活剥之后,众女也不再变回人形。她们微微低吟着,翘起圆滚滚的蛛腹泡在池水中一边休息一边运功消化。不一会儿灵碧首先有了反应,她全身妖纹的粉色光芒耀眼无比,慢慢地变成了半妖态[ 作者zzjzzj] ,接着又变回人形。只见她不仅后腰处慢慢生长出了镰刀状蛛腿,尾椎骨的位置也越长越长。光芒消散后,只见灵碧的玉背之后跟眉儿和月姬一样也晃动出两根利爪,尾椎处还出现了一根细长的尾巴!这尾巴一节一节的有点像蜈蚣的身体,长度超过灵碧的身长,呈半透明的棕黄色,不断地盘卷舞动着拍得水面啪啪作响,溅起朵朵水花。尾巴末端是一个圆圆的肉腔,从中刺出四根又长又锋利的爪子,透过外表隐隐可以看见其内有着一根紫黑色的椎管从尾椎一直延伸到尾巴末端的肉腔上。
  很快,炎若也跟灵碧一样变身了。其他五女虽然没有再长出蛛腿,臀后却也都多了一根同样的尾巴。梦梦对英鸿道:「大姐,这是…?」

  英鸿意念流动,那条长尾随着她的心意自如地前后上下摆动着,四根利爪一开一合就像猛禽的爪子那么灵活。她又微微一个凝神,蛛腿和尾巴一起消失不见了。

  「姐妹们…看来吸收了多目的内丹又消化了他的肉体原身,给咱们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蜈蚣精的特质被咱们的身体同化了~」,英鸿朗声道:「你们可以试着把它当作四肢,它就好像是天生长在咱们身上的一样呢!」

  众女听了,都试了试,果然这尾巴用起来简直是如臂使指,很快就没有了生涩感。眉儿喜道:「真灵巧!这就是咱们的第五肢啊!哈哈哈!」。英鸿也点头道:「多目已除,咱们今晚先歇息着,明日正好可以用这观里的人试试尾巴的作用~」,说着,她小肚子一挺,脐孔中向天喷射出无数蛛丝,另六女也跟着一起作法,很快就织成了一张无比绵密的巨型蛛丝天棚,将整个黄花观的上空都严严实实的盖住,又跟之前织好的一圈包围网连接在了一起。

  第二天早晨,黄花观里的众人都醒了,睁眼看时却见床格子外依然是昏昏暗暗的,不像是天亮的样子。人们纷纷穿衣出房,抬头一看,蓝天、白云还有太阳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密密麻麻的蛛网,光线艰难地穿过蛛网投射下来,所以依然十分昏暗。众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整个黄花观都被蛛网包围了起来,他们已经被困在里面了。众人不禁大惊失色,喊观主又没回应,人群便开始骚动起来。

  「哼哼哼,你们好像在找人?」,突然,观主起居室的房门开了,伴随着一阵香风,只见七个蜘蛛精缓步走了出来。这几日多目一直领着她们在这一带游玩,观中大小人等自然都认得她们。只见此时的蜘蛛精们又与前几天在外面游玩时的穿着打扮不同,都披散着秀发,身上只穿着轻薄的丝质小背心和侧透长裙,随着身体的摆动时不时地露出一抹光滑白皙的腹部和娇美的肚脐眼,娇躯和玉腿的两侧也都毫不在乎地暴露出来。英鸿冷笑着双手叉腰,脐眼中射出一根蛛丝飞入房中,不一会儿就缠着一个东西飘了出来。蛛丝又猛地一甩,那东西被甩到了众人的面前。众人定睛一看,竟是一块巨大的黄色甲壳。

  「你们的观主在这儿呢!~呵呵呵呵~」,英鸿抑制不住满脸得意的狞笑。众人中有跟多目时间长知道底细的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们赶紧跪下磕头道:「师叔奶奶们真是法力滔天!我们誓死效忠师叔奶奶们!」。其他人见此情况,也赶紧跟着跪下磕头。

  「哼,你们这些人有什么屁用?我们又不像那个多目似的要当道士!乖乖地做我们的食物吧!」,眉儿喝道。只见她身后唰地一下伸出一跟长长的尾巴,好像一条灵蛇冲着众人翻卷起伏着。尾巴末端张开一个拳头大的裂口,从中伸出四根又尖又长的爪子。突然,四根爪子合并在了一起型成锥状,尾巴飞快地伸长到令人难以置信的长度,冲着一个人的面门扎来。只听噗哧一声,锋利无比的四棱锥带着尾巴一下子扎入那人的口中,「咔咔!」,两声轻响过后尾巴又飞快地拔了出来。再看四根长爪中间紧紧地抓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心,那人狂喷着鲜血倒在了地上。

  众人一齐惨叫,全都吓得屁滚尿流,有几个胆子小的直接吓瘫在了地上。眉儿将尾巴收回到身边,末端的裂口朝上,尾巴上下蠕动、爪子一开一合,那颗还在跳动的人心便被吞入了尾椎管中,末端被胀出一个小小的球形凸起,可以看见一个黑影顺着尾巴一路滑动被吞入了眉儿的体内。

  「啊~鲜美的血腥味~没想到这里面还有味觉呢~」,眉儿回味似的地舔了舔嘴唇,刚刚吞下人心的长尾巴也得意地上下甩动,发出啪啪的声音。接着梦梦和真儿走了下来,各自来到一个吓得瘫倒在地的人面前,她俩狞笑着一叉小蛮腰,尾巴向前伸出飞快地上下飞舞,这二人的衣服瞬间变成了碎片飞了出去。

  「今天的早餐就是你了~」,梦梦俯视着那人,眼中冒出凶残的光芒。长长的尾巴竖立起来,末端向下弯曲对准了目标,裂口如同蟒蛇口般张得越来越大,从中流出一缕缕银白色的粘液。只听噗通一声,梦梦的长尾末端裂口竟将那人从头到肩膀整个吞了进去,粘液流了满身。那人痛苦地喊叫挣扎起来,但是没一会儿就不动了,想必是窒息而死的。梦梦哈哈狂笑,尾巴一吊将猎物提离了地面,从外面可以看见结缔组织不停地蠕动,同时四根爪子插入猎物的身体内往回收拢。随着低沉而糁人的吞咽声,不一会儿整个身体都被吞入了尾巴里,膨胀出一个巨大的鼓包,接着尾椎管内壁分泌出消化液,一点一点地将猎物溶解成肉汁。
  一旁的真儿却不急着吞噬猎物,她一脚将面前那人踢倒在地,侧身踩住了他的小腹。长尾如灵蛇般游动缠上那人的阴茎开始轻柔地撸动,粘滑而紧握的触感使之很快就硬挺起来。真儿将尾巴末端的四根长爪收回进尾椎管内,裂口微张滋溜一下把肉棒吸了进去。

  「啊啊啊!」,那人惨叫起来,尾椎管肉壁死死地箍住了他的肉棒、一波一波地蠕动起来,霸道无比的吸力从深处传来,似乎要将他体内的一切液体都抽干。再看真儿却满面潮红、娇喘吁吁,那无比舒爽的样子与交欢无异。

  「姐姐,你看她们俩可真性急啊~哈哈~」,眉儿开心地对英鸿道:「奶子也真是笨,那么着急的就要用尾巴吃人,在完全消化之前她的尾巴都用不上了~」
  英鸿又得意又狠毒地阴笑了一声:「哼哼哼~这黄花观是咱们的了~今天没别的事情,姐妹们随便吃随便玩~你们大概早就等不及了吧?嘻嘻嘻嘻~」
  众女只等这一句话,她们欢呼一声,尖声淫笑着四散开去捕捉猎物。

  「哈,哈……」,一个小道童喘着粗气,拼了命的向前跑着,身后一位长得如花似玉,穿着翠绿色拖地纱裙的美人儿正不紧不慢地跟在他的身后。虽然现在黄花观里一片混乱,没头苍蝇般的逃命人群到处流窜,可这位美人儿却好似看不见一般,全然不受周遭环境的影响,她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只是一心一意地黏在这个道童的身后让他怎么跑也跑不掉。

  「怎么甩不掉……?」,道童有点奇怪,自己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在狂奔,而那个女子却慢条斯理地踩着一字步,看上去只是在慢慢地踱着,可是自己却完全不能拉开距离。他一咬牙,方向突变钻进了小巷子里,想利用熟悉路线的优势甩掉那个女子。

  「呵呵呵~我的宝贝儿,你往哪里跑呢?」,道童在小巷子里还没跑出几步,只觉眼前绿光一闪,一个窈窕动人的身影出现在了面前,却不是那个追他的女子还能是谁?他吓得大叫一声,转头便往回跑。女子嘿嘿冷笑,娇声道:「前面可没路了哟~哈~噫……呀!」

  只见女子腆起柔滑微凸的小腹,右手掐决,左手撩起背心的下摆,稍一凝神,无数细密的银白色蛛丝伴随着「咝咝」的抽射声从她枣核型的美丽肚脐中喷射而出,越过道童的头顶粘连在两侧的房屋墙壁上,瞬间便织成了一张绵密的大网,将退路严严实实地封住了。道童不敢去碰那些看上去就非常黏的蛛丝,只得停下脚步转身面对着女子。

  那女子轻轻摆动着一双修长无瑕的玉腿,步步逼近道童:「这下你可跑不掉了吧?来,到姐姐这儿来,你知道么?姐姐想你都想了好久了……哎呀~!」
  道童之前已经修行了好几年,再加上颇有灵气和天分,在同门中算得上功力不错的。他见无路可走了,只得决心拼个鱼死网破,双掌向前一推,喝一声「疾!」,
一道猛烈的火焰从掌心发出袭向女子,所以那女子才惊呼了一声。

  「成了!」,熊熊火焰将女子的全身都包裹了起来,她的脚步停止了。道童大喜过望,这就准备夺路而逃,却没想到这些火焰围绕着女子急速旋转起来,形成一个空心火球。

  「哈哈哈哈~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可爱~姐姐太喜欢你了~嘻嘻~」,娇媚动听的声音从火球里面传来。只见火焰越来越稀薄,很快那女子便重新出现了。道童定睛一看,发现女子的小腹一动一动的,火焰竟然变成漏斗状飞快地钻进肚脐中,被吸进了她的肚子里。只不过十秒,火苗一点不剩全都被女子吸收了,她得意地抚摸着自己雪白的肚皮,笑道:「我炎若最喜欢火了~谢谢你的礼物哟~」,说着,她手掌一翻,道童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凭空袭来,他完全无法抵抗,踉踉跄跄地后退几步,撞到了蛛网上被牢牢地粘住。

  炎若垂涎欲滴地舔了舔嘴唇,缓步走向蛛网。道童拼命挣扎,可是凭他的道行怎么可能挣脱七情蜘蛛精编织的罗网?完全是白费力气。炎若越来越近了,道童绝望地哭喊了起来:「妖……妖精!别过来!别过来!」

  「哼~妖精?难道你的那个师父就不是妖精了?」,炎若来到道童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仿佛在观赏一件艺术品,又伸出纤纤玉指点在道童的胸口,慢慢地打着圈儿滑动:「你说说,你那妖精师父以前对你怎么样啊?」

  道童却吓得全身战栗不止,牙齿嘚嘚嘚地打着颤,只会拼命摇头,根本无法回答她的问题。炎若见状怒了,她右手五指弯曲成爪状,尖细的指甲足有数寸长,狰狞地说:「我是看上你了才会这么和你说话。告诉你,我平常可是最没有耐心的了!再不说话我立马把你的心挖出来!」,说着,她眼中妖芒一闪,使出了低强度的迷幻术,帮助道童减轻恐惧的心理。

  「我……我地位低微,跟师父接触不多。但是……师父平常教我们修行的时候很严厉……」,道童感到心中慢慢平静了下来,开始跟炎若对话。

  「是嘛?呵呵~那你喜欢你师父么?」,炎若变脸比翻书还快,做出一副笑容可掬的表情问道。

  「还行吧……说不上喜欢,也不讨厌…」

  「那你觉得姐姐我好看么?」,炎若说着,突然抓起道童的一只小手从上身背心那宽松的下摆处伸入,直接贴到了自己柔软丝滑的乳下。可怜的道童本来年纪就小,又长期在道观这种封闭的环境里清修,异性的胴体别说接触了,以前甚至连想都很少想到过。当他的手接触到炎若温热而如丝般光滑的乳下皮肤,感受到成熟异性肉体的弹性时,强烈的刺激感瞬间冲上了脑袋。

  「!!!」,道童顿时臊得满脸血红,鼻血都差点涌了出来!炎若见状乐不可支,一边轻轻摆动道童的手在自己的下乳处滑动,一边凑近他的小脸:「你这孩子还这么害羞啊?~呵呵~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害羞~?」,[ M系资源聚合首发] 说着她左手向下一掏,飞快地抓向道童的下身,隔着布料一把攥住了他的阴茎!

  「啊呀~都这么硬了!我还说你害羞呢,原来也是个小色鬼呀~」,炎若那柔滑小手中攥着的是一根尺寸虽然不算大,但是硬得仿佛里面有根骨头一般的雄起男根。如此私密的部位被异性毫不避讳地擒住,道童更加窘迫了,他想抽出在炎若乳下肆虐的手,可是竟然做不到。

  「不是的…我没有!…啊!」,道童还想争辩,炎若却直接一把将她的裤子扯了下来!她瞪圆一双明亮的美眸,兴奋地打量着道童的阳具:「嗯…确实不算大,但这个年纪能有这个尺寸真的很难得了~这么硬,狗鞭啊…?哈哈~又中奖了!」,她高兴地想着,玉指直接点上了虽然硬挺却依旧粉嫩粉嫩的少年阴茎。道童全身肌肉都绷紧了,喉咙中发出喔喔的低吼声,艰难地蹦出一句:「只是…没习惯…我…不是…小色鬼!」。

  炎若媚眼如丝,迷离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少年的阳具,这条阴茎被白皙幼嫩的皮肤包裹着,上面可见一根根细细的青紫色血管,末端并没有像不少年幼男性那样包皮过长,比茎身粗了一整圈的粉红色龟头大大咧咧地膨胀出来,一滴亮晶晶的透明液体挂在顶端。炎若伸出食指,将那滴液体刮在指尖上,又举到道童的眼前,嘻嘻淫笑着道:「这…你知道是什么么?」

  道童哪里懂这个?迷茫地摇摇头。炎若笑道:「嘻嘻~这就是证明你是个小色鬼的证据~」,说着她举着手指一点点靠近道童的嘴唇。道童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既然是从自己那个地方刮来的肯定很脏吧,说不定是自己的尿?啊,太恶心了!想到这里,他急忙死死地合上眼睛闭住嘴,头偏向一侧,脸上五官都扭到了一块儿。

  「哈哈哈~好可爱~啊…唔…」,炎若大笑,却没有继续进逼,手指一转直接插入了自己饱满的樱唇中,接着,一边含情脉脉地看着小道童,一边好像在品尝什么美食一般甜滋滋地吮吸着指尖:「哈…真香~果然很有灵气,跟一般的小可爱不同呢~」

  道童没感觉到炎若的手指继续向自己逼近,便本能地睁开眼,却正好看见她正在吸吮着手指。不明真相的他只觉一股恶心感涌了上来,不由得脱口而出:「那里…脏啊…」

  「脏?」,炎若已经将液体全部卷入口中,听道童这么说,促狭地一笑,身子俯低了下去,面部离那肿胀到极限的幼嫩龟头不过二寸的距离:「那这样,脏不脏呢?啊~嗯…」,她嘟着小嘴,一口便将整条阴茎都吸入了口腔中。

  「吸溜~吸溜~嗯…告诉你…那是你…吸溜~发情…吸溜~的证据~啊…代表着…吸溜~吸溜~你已经做好…吸溜~进入女子身体…吸溜~的准备了…」,炎若一边疯狂地舔舐和吮吸那根幼嫩的肉棒,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而小道童还是个雏儿,哪里经得起她如此香艳的刺激?他只觉自己的肉棒被又湿又热的口腔包围着,如蛇般灵巧的丁香舌在茎身、龟头、冠状沟还有马眼等处顽皮地游走,强烈的快感从下身升起,他已经根本说不出话来了。

====================================================================================================

  又写了一段比较血腥的剧情,先对不喜欢看血腥情节的朋友道个歉。不过西游记原文里蜘蛛精本来就很残忍,这也是不得不写的。

  接着写一段正太戏,还是请大家多提意见和建议。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