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喜欢熟女的孤儿
喜欢熟女的孤儿
 我是个孤儿,自小从孤儿院长大,成长的过程十分清苦,因为完全没有人来探望过,所以後来曾经有被人领养,养父母有取了一个新的名字後就跟着他们生活一阵子,但是觉得不适应,最後又回到了孤儿院生活,在电视节目的戏剧中,很羡慕别人有亲生父母,尤其是那种温柔的母爱,我压根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所以非常嚮往。-
-
到了高中的年纪,开始打工存钱,希望有朝一日可以离开去寻找自己的至亲,18岁时终於存到一些钱後,向孤儿院院长提出要离开的需求,得知我的目的後,对方一开始有先劝阻了一下,但也说不动,最後也认同我有探寻至亲的权利。-

-院长从破旧的档案夹裡面找寻了我的资料,最後交给我一张我婴儿的黑白大头照跟一个殘破的2吋黑白国中女生大头照,诉说着当初我被抱过来的时候,连名子都没有,身上的资讯就是这两张片,关於那国中女生有可能是生母,而父亲是谁就完全没线索了,而当初抱我过来的人也没有了音讯。
-
-都过了18年照片中的女生样貌会变成怎样,一点把握也没有,但是总算有点线索,很欣慰的是,照片中的女孩虽然是国中,但是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接着他抄给我带我来孤儿院的人的地址跟电話,我赶紧跟院长道了谢,就这样几天後,找到便宜的租屋处後,我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
-一开始的存款不多,而我继续打工赚钱,在同事们的讨论寻母的可能性之下,得知了徵信社或许可以帮忙处裡我的找人的需求,工作空闲之餘连续探访几间之後,对方索价都颇高,用掉了仅剩的存款,只够能先寻找那位带我到孤儿院的人他的资讯。-
-
反正需要一点时间,这段时间我更是身兼两份工作,非常积极努力赚钱跟存钱,结果运气不好,一阵子後从徵信社那裏得知那人全家都搬离国内了,国外的部分他们没办法调查,就这样我失落了好一段时间。-
一年过去,在省吃俭用下存到了一笔费用,再度委託徵信社,这次我把那张殘破不堪的国中女生照片交给他们後,只说要寻找这个人的资料,就回去静待他们的消息,3个月後,对方来了个电話要我过去,赶紧临时请了假到了徵信公司。-
-
委託人笑开怀的交给了我一份资料,开始解说千辛万苦才从照片中制服的样式比对,透过关係去翻一届又一届毕业纪念册,最後找了一位面貌接近的女学生,经过探询过後,她也曾经似乎有出甚麼状况,所以後来都跟同学全面断了联络。
-
-随着学历一路追寻下去,最後徵信社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照片中的成熟美女,样貌完全跟学生时代不同,对方判断应该是有做过美容整形加上化妆,猜测大概也不希望让熟人认出她来,而且这女人的面貌我很熟悉,似乎在电视上常常看到,就是某家电视台的主播。
-
-接着他们告知我虽然她30多岁,但似乎是单身没结婚,甚麼原因都不晓得,基於职业道德吧,他们也不问我为何要追查这个公众人物,我道了谢,赶紧拿了资料回到租屋处开心了很久,我花钱买了一个二手电视,每天固定时间观看播报新闻的高雅美女母亲。-

-好几次很衝动地想要去认亲,但理智告诉我,如果她想相认,早就会成功之时来认领我,但她没有,而且从一些报纸报导的讲述似乎她也想嫁入一个好人家,万一得知已经有生过小孩且还弃养的女人,那可是大大贬低了自己的身价,想到这裡我有点悲怒交加。-

-平复了情绪後,想着至少要想办法靠近母亲,相认的事情以後再说,接着我开始翻开求职栏,寻找有无那家电视台的工作机会,也常去网咖看了一下电视台的职缺,当有职缺去应徵正职後,因为我学历不足,所以立刻就被刷了下来,但我不死心,他们只要有一开职缺,不论甚麼工作都就一定会去应徵,连面试官都因此认识了我,最後看到我的执着,调整了一个清洁工作的工读职位给我。-
-
就这样我进入了电视台打工,跟大家混熟之後,探询到母亲办公室了楼层跟位置,也得知她几乎都是坐车到地下後就直接搭电梯到工作楼层,接着我开始藉机会去该楼层的茶水间整理,看看有没有机会偶遇,皇天不负苦心人,某天在茶水间时,母亲出现了,拿着自己的咖啡杯,走了进来,而我正在清理着茶水间。-
-
她看了我微笑点头一下,我也回点了一下头,不过她似乎没认出我是谁,想想也对,我那时候只是婴儿,还可能长得像是父亲,她会认不出来是正常的,她踩着黑色高跟鞋走过来开始装水,定眼一瞧母亲的身材真的很好,D罩杯的胸型,还有小蛮腰,短窄裙下的翘臀,也露出大一截肉丝美腿,面貌不用说,清秀带着成熟的美艳,加上主播都有请专人特别化妆,真人比电视上看到更为一个极品美女。-
-
回过神来惊觉自己有点硬了,怎会这样看待自己亲生母亲,不好意思的我站了起来赶紧往外走了出去,但因为茶水间狭小,两人交会的时候,母亲虽然往前站了一点点让我过,此时发现我跟她两人身高差不多,但自己这时下体却不小心还是沿着她的翘臀摩擦而过并且挤了一下她,那一刻她散发的体香十分好闻,让我更为兴奋,但当下自己脸色有点红,赶紧说着对不起,母亲则是优雅的说没关係。
-
-当我退到茶水间外,还是一直死盯盯着她看,幸好工作裤还满坚硬的,不会被发现目前勃起的状况,但我还是十分脸红,母亲转身过来看着眼前脸红的小男生,逗趣地笑着说-
「都说没关係了…呵呵…新来的?」
-我赶紧点点头,母亲就带着微笑拿着杯子离去了,这次的偶遇让我在心中投下了一颗震撼弹,但也让我对她的肉体开始浮现一些遐想。
--
之後我时常跑到该楼层等茶水间等待,但也不是说每次运气都那麼好有遇到,机会非常少,而且後来遇到时,她会等我先出来之後再进去装水,而我也没有理由一直在那边盯着她看,毕竟职位还是有差,不会有甚麼交集,她对我的反应大多是点点头,没有主动多聊什麼,让我有点失落,但是却发现自己越来越有想看母亲的衝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