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女友惨遭棒子轮奸的第一次
女友惨遭棒子轮奸的第一次
  跟女友张雪妍打炮,总觉得怪怪的,她今年刚大二,胸部很坚挺,乳头粉红,下面颜色也是粉粉的,不像是做过很多次的,但就是很松。我几次追问,她终于向我坦白了实情,她的第一次发生在今年5月份,此后再也没跟人发生过关系。

  去年的大学生艺术节上,张雪妍认识了一个韩国乐队,经常跟他们一起到中山广场的酒吧街去泡吧听歌,慢慢对乐队主唱李健吾有了好感。
这天是雪研19岁生日,健吾跟自己乐队的哥们在芒果订了个包房,请雪研和她同学一起HAPPY,还特意给她定了大蛋糕。几件啤酒灌下去,没什么酒量的男生女生个个东倒西歪,不到12点就散了场。由于是周末,几个在市区的孩子回了家,外地的也结伴回了学校。乐队要到2点才下班,张雪妍不好就这么走了,打算待会让健吾他们送自己回学校。
同学都走后,吉他手朱宰豪趁间歇过来陪雪妍聊天,又开了瓶芝华士,非要雪妍一起喝。朱宰豪留一头朋克长发,穿个皮坎肩,露出身上胳膊厚实的肌肉,平时就老爱动手动脚,张雪妍一直挺讨厌他,只是碍于健吾的面子,敷衍一下。宰豪拉住她手,非要干一个,雪妍被缠不过,甩开手,喝了一杯。健吾唱完一个歌,也进来了,雪妍倒杯酒给他,碰了下杯。两人喝掉酒对视一眼,健吾看她小脸通红,眼睛水汪汪,不由心里一动,雪妍被他盯得不好意思,忙去倒酒加冰。
到两点多,健吾他们四个人下班上了车,车上健吾问雪妍,今天周末还要不要回学校,雪妍说当然要回了,不然住哪儿。朱宰豪在前座上笑嘻嘻说,到我们那儿去玩玩啊。雪妍说不去。李健吾笑笑说,没事儿的雪妍,我们住的公寓挺大,有好几个房间的。张雪妍心想健吾、老朴他们都在,朱宰豪不能怎么样的。加上也想看看健吾住什么地方,也没再坚持回学校。
到了家。健吾把雪妍安排到自己房间,说,我到宰豪那儿睡,你早点休息吧。雪妍跳了一晚上舞,又喝了不少酒,也确实乏极了,带上门准备睡觉。发现健吾房间门竟然没有插销。也不敢脱衣服,就和衣躺下,拽过被子盖上,好在健吾床还干净,没啥味道。
迷迷糊糊的就觉得有个脸上痒痒,雪妍睁开眼睛一看,是宰豪在偷吻自己,她又气又急,喝问:你干嘛啊?宰豪色迷迷看着她,说,小美人,你也不洗洗就睡了?我来叫你洗澡去啊。
雪妍捂紧被子骂道,你快滚出去。宰豪脸上讪笑,伸手向被子里摸索,雪妍吓得大叫:流氓,滚开。宰豪手伸进被子里,想摸她胸部,雪妍紧紧捂着,摸不到,宰豪就势往下摸,按在雪妍两腿之间,雪妍大叫一声「啊!」
隔壁房间的鼓手车吉范被吵醒了,靸着拖板光着上身进来了:「你们干嘛呢?」朱宰豪并不住手,往雪妍身上一倒,屁股装模做样抽动起来,「在搞呢!」雪妍被200多斤的朱宰豪压在身下,气得双腿乱蹬。车吉范看见笑道:「裤子没脱就搞上了啊,看看你怎么进去的?」
说罢就来掀雪妍的被子,雪妍自然抢不过他,被子被车吉范拽走,雪妍也差点掉到床下,朱宰豪忙一把揽住雪妍,按倒在床上狂吻起来。
车吉范在旁边调笑:我来帮你个忙。说着就来脱雪妍的裤子,雪妍直觉下身一凉,拼命推开宰豪坐起来,一看长裤已经被拉到膝盖,赶忙紧紧抱住自己双腿,大声呼救:健吾哥,他们欺负我!」
宰豪兴致盎然看着雪妍仓皇失措的样子,告诉她:健吾喝醉了,打雷都打不醒,你就认命了吧。说完上来从后面抱住他,躺倒在床上,两只强壮的毛腿死死压住雪妍双腿,指使车吉范「来,帮忙帮到底啊,下面给她脱光了。」
车吉范生拉活拽,把雪妍的内裤连着长裤一并褪了下来,使劲掰开她大腿, 「是个包子穴啊,今儿晚上咱哥们儿有得弄了!」说罢,伸头下来在雪妍蜜穴处长长舔了一口。 
雪妍疯狂扭动身体,无奈朱宰豪力大如牛,根本脱不得身。宰豪看到雪妍粉嫩的下体,鸡巴早就一柱擎天,被雪妍在上面扭动顿挫,险些要断掉。忙叫车吉范过来按住她。自己三下五去二踢掉裤头,大肉棒还在一跳一跳,宰豪急忙跪到雪妍两腿间,硬生生就要往里插。 雪妍直觉一个东西在自己两腿间蹭来蹭去,拼死扭动身体,不让它找到口。嘴里大叫:宰豪,宰豪,我要先上下厕所,喝了很多酒啊,要上厕所! 
宰豪心想雪妍无论如何也逃不出自己手心,想多玩玩她,就放她上厕所。雪妍想拿裤子,宰豪劈手夺下:「上厕所还用穿裤子吗?」
「这么出去,别人看见了」
「哪有什么别人?在屋里的人今天都要看的。」
雪妍也不跟他争辩,急忙抢到厕所去,把门插上。宰豪见她老不出来,心急火燎去敲门。雪妍死活不应。宰豪要去拿锤子砸门,另一个屋里贝斯手老朴出来说,大半夜你闹这么大动静干吗?让健吾去劝劝她。
健吾早被吵醒了,不得已去敲卫生间的门。雪妍听到健吾的声音,眼泪立马下来了:「健吾哥,他们欺负我。」
「雪妍,他们跟你闹着玩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宰豪就是疯子。」
「不是的,他们是来真的,把我裤子都脱了。」
健吾忙让宰豪把裤子拿过来,对里边说:「雪妍,来,我把你衣服拿来了,你快穿上出来。」
雪妍穿好衣服打开门,健吾扶着她回卧室。宰豪跟车吉范、老朴都跟着进来了。 张雪妍问健吾:「他们还要干吗啊?」健吾把她扶到床上坐下,「雪妍啊,我们几个哥们一直是这样的,谁找到漂亮妞都不能独吞,一定要一起玩儿的。」
「不能啊,我没谈过男朋友的,从来没做过。第一次就四个人轮,实在是受不了啊」
「女孩子总要有第一次的,来,听话,躺下吧。」健吾说完,轻轻将雪妍压倒,在她耳垂、脖子上吻了起来。
张雪妍流着眼泪,任健吾替自己宽衣解带。宰豪挺着鸡巴忍了大半晌,这时再也忍耐不住,一把拉住雪妍长裤拽了下来,撕碎内裤,吐口口水在手里,往雪妍阴户涂了几下,挺鸡巴刺了下去。
雪妍一声长哼,并拢双腿,对床前站着的四个男人说,健吾哥先来,不然我就不干了。
健吾笑笑,先趴到雪妍阴部挑弄起来。他分开雪妍双腿,只见玉色双峰包裹着一条粉红的细痕, 不禁赞叹:「真是地道的包子穴,待会儿兄弟们可要怜香惜玉,别弄的太狠了。 」健吾舌头在雪妍两腿间左挑右拨,侮弄半晌,猛一下含住她阴蒂,雪妍一声嘤咛,开始呻吟起来,听得宰豪、车吉范跟老朴血脉贲张,让健吾赶快进入正题。
健吾却不慌不忙,分开她两片阴唇,指点处女膜给宰豪他们欣赏:「看,她这是满天星开孔,待会儿一定会中间开花,虽破犹存,抽插起来震颤不已,雪妍妹妹真是浑身都是宝啊。」
健吾饶是久经战阵,此时也忍不住了,将雪妍拖到床沿,握住她脚踝,将其双腿分成「一」字型,雪妍被分开腿,羞得闭上眼睛不敢看,健吾脱掉裤子,露出鸡巴,虽不甚长,却比宰豪的粗了两倍还不止。宰豪、车吉范早知健吾有此重器,知道雪妍难过这一关,兴奋得目不转睛盯着交合处。 
张雪妍却不知情,只觉得有根肉棒轻轻顶住自己私密处,慢慢往里用力,随着这物缓缓往里钻,下身越来越涨。只听健吾低喝一声「入」,茶杯粗细的大龟头挺进了雪妍阴道,却被挡住,健吾稍稍向后退一下,带着整个身体重力向前插入,雪妍惨呼一声「啊」,抓着床单的手把床单给都撕破了。健吾并不停歇,大力抽插起来, 无奈雪妍阴道实在太紧,每次抽插都是鸡巴带着她整个下体一起在床沿运动,健吾不爽,用腿抵住她阴户,使蛮力抽出鸡巴,再次顶入,雪妍又是一声惨呼。如此弄了七、八回,雪妍终于受不了,头一歪昏了过去。
雪妍醒来时,身上已经换了宰豪,前庭刺痛已经麻木了,下身深处却被宰豪的抽动搅得生疼。宰豪见雪妍醒了,越发兴奋,猛地一刺,整根鸡巴没入雪妍体内,雪妍只觉得子宫像是断裂一样,伸手撑拒宰豪的身体,宰豪200多斤,健壮无比,猛力冲刺,岂是雪妍能够挡住的。 她忙哀求宰豪:「你轻点啊,别每次都到顶,我这是初夜啊。」
宰豪笑说:「我们一伙是有规矩的,我的鸡巴长,健吾鸡巴粗,吉范猛烈,老朴能持久。本来都是我先破处,女孩儿就不会太难受,然后健吾再扩大战果,吉范上去猛抽一阵,老朴干上半个小时。你非要打破这个规则,让鸡巴最粗的健吾给你破处,让我的长鸡巴去操你的嫩阴道,那就只能咎由自取了。哈哈哈哈。」说罢又是一顿次次见底的猛抽,痛的张雪妍再次昏了过去。
为什么不去强奸棒子女人啊,中国的男人都那么软弱啊,去开发日本女人开发棒子女人应该蛮爽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改成女友之类的话,这个对有绿帽情节的人来说是篇好文章。发帖请开新帖!!
嫩白菜没让猪啃,让高丽棒子啃了,猪脚应该也去搞几个母棒子好逼都被···· 羡慕嫉妒恨啊 写的不错,很有情节,喜欢蛮不错的,值得一看。对头,让棒子开发咱的。浪费,
应该都去开发开发日本女人。
不过貌似棒子可以开发的都是整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