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压着老师
压着老师
  秦嫣老师的办公楼位于医学院西侧树林旁的一座白色三层小楼二层,周围环境优美。
  陈羽敲敲秦老师办公室的门:「秦老师,我来了。」「是陈羽同学吧?进来吧。」秦嫣老师温柔的声音在办公室内响起。
「从前一起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羽哥哥,现在穿上衣服,叫人家同学。现在谁还不知道你和我的关系?」陈羽一边摇头,一边走进房间。
秦嫣还是穿那身剪裁得体的西服套裙,坐在办公桌前审看文稿,坐姿端庄,仪态娴静。
陈羽却道:「秦老师,你这样坐着真好看,不但胸部高耸,腰肢纤细,更妙的的是你的那张屁股,在这样姿势下,撑得西裙紧紧,更显得滚圆肥硕,惹人犯罪,真想现在就把老师你摁在桌上,从后面干爆你的屁眼。」秦嫣天之骄女,容貌才学皆一时无两,无论身处何地,均被周围众人视作女神降临,高不可攀,遇到这个命中冤家,张口就是粗言秽语,偏又生不起气来,只得无力地将头伏在桌上喘了口气,才道:「陈羽,你就是这么跟学校领导说话的吗?」
陈羽奇道:「秦老师你叫我来这里不就是想要和我操穴的吗?我看老师你衣着整齐,做出批改作业的样子,还以为你想和我试试制服玩法呢。」秦嫣无奈,又不好否认,只好道:「陈羽,你脑子里面是不是塞满了裸女和脏话呢?跟我说话,你不是操穴就是干屄,就不能说得动听一些,比如做爱、云雨?」
陈羽嘿嘿笑道:「那些浪漫词汇是骗小女生用的,秦老师你周围都是一本正经的男人,说句话都带着假惺惺的面具,我也向他们学习,你不是感到腻烦?不如说得越直接越粗俗越好,我猜老师你现在下面一定湿透了,要不要把裙子掀起来检查下?」
秦嫣面红耳赤,羞恼道:「陈羽!你给我闭嘴!先坐沙发上休息一下,等我看完手上这些东西。」
陈羽哭着脸道:「秦老师,你这不是折磨我么,放着一个大美女在眼前,想吃又吃不到。」 
秦嫣道:「老师眼前这份文档比较重要,你老老实实坐着,等老师把工作做完,你要是很乖的话,老师……」秦嫣说到这里,突然有些羞赧,降低声音道,「老师就让你菊爆一下。」
「什么?」陈羽一呆。
秦嫣像小姑娘一样撅了一下红艳的小嘴:「没听见就算了,说一次就羞死人了。」
陈羽坏坏一笑:「听到了,听到了,关键时刻怎么能听力失聪呢?那老师你快点工作吧,我不打扰你。」
于是陈羽就坐在一旁看着。只见工作中的秦老师脸庞秀丽端庄,神态专注,酥胸微微起伏,充满了一股圣洁慈爱的气质。陈羽越看越喜,终是按耐不住,起身走到秦嫣身后道:「秦姐姐,你工作了那么久,让弟弟帮你按摩一下。」秦嫣仍是看着文稿,既不赞成,也不反对,陈羽只当她默认,便将手放在美女香肩,轻轻按揉,许是情人的爱抚惹人陶醉,许是真的劳累了半天需要松弛,秦嫣只觉陈羽那双手带来的感觉极为舒适,便略微放松了些,身子往后轻靠,同时配合着陈羽的动作松活着肩膀。
陈羽从侧后看着玉人娇颜,抬起手,在秦嫣脸庞轻轻抚摸。秦嫣微闭双眼,只觉陈羽手指柔软、温暖、灵巧、多情,让人懒洋洋的不想说话,由着陈羽顺着自己的额头、耳垂、脸颊、脖颈轻缓向下,然后滑过锁骨,穿过领口,握住了自己的双乳。
秦嫣酥胸抬起,丰乳被揉捏成各种形状。陈羽但觉手之所及,柔滑似绸,触手生温,绵软细腻,爱不释手。继而手指一捏,掐住了玉球顶端的殷红蓓蕾。
「嗯——」秦嫣不由自主呻吟了一声,好似体内有一道细微的电流从乳尖蔓延全身,双腿张合几下,突感下体尿意涌来,娇躯骤然抽紧,双腿一夹,再松开来,便觉内裤湿腻,一片凉意。
想起中文系萧雨萌自述遇见陈羽的描绘:「甫一见,便一泄;闻其秽言,又泄;受其抚,再泻;未及云雨已三泻,安能不受其摆布?」秦嫣手上文稿洒落一地,媚意横生,瞟了陈羽一眼道:「真是淘气,就是不能安生。好吧,我们到休息间去。」
陈羽如闻圣音,忙不迭跟着秦嫣来到办公室旁边的休息室。
秦嫣作为医学院教务处主任,办公室旁附带有一件宽敞的休息室,室内除了这一张单人床,还有电视空调,环境颇为舒适。
秦嫣让陈羽在单人床上坐下,便着手脱去制服,陈羽忙拉住秦嫣道:「好姐姐,别脱,你穿着这身制服真是性感极了,先就这样帮我含会儿。」说着大马金刀坐在床变摆好姿势,然后期待地看着秦嫣。
秦嫣美目一白:「就你会搞怪,要来糟蹋老师的形象。」进得休息间,秦嫣便忘却自己的老师身份,视陈羽为天、为夫、为主,自己为地、为妻、为奴,陈羽却偏要让自己继续扮演着老师的角色来接受他的蹂躏。
秦嫣虽有些尴尬,却根本不懂抗拒,只好在陈羽面前蹲下去,陈羽却笑道:
「老师,你刚才下面一定已经湿透了,不把小裤裤脱下来吗?否则多难受。」秦嫣何尝不知道自己下身湿腻难受,本想刚才脱衣后稍作清洁,这冤家却让自己穿着制服服侍,现在又来扮好人,秦嫣娇嗔道:「坏人!」,不欲当着陈羽,转过身去,卷起套裙,将已经湿透了的内裤和丝袜卷着脱了下来,却不料这样正好方便了陈羽欣赏她那张雪白的美臀。
秦嫣将脱下的内裤丝袜仍在一边,扯过一条纸巾在下体擦拭了一番,这才又蹲在陈羽面前。
帮陈羽解开皮带,拉下裤链,然后陈羽屁股一抬,秦嫣便将陈羽的外裤内裤一起脱了下来,一条硕大肉棍也随之陡然弹出。
作为陈羽的班主任兼本系教导处主任,秦嫣近水楼台先得月,自陈羽大一那年和她第一次,两人做爱已不下上百次,早已互相熟悉,看着陈羽的庞然大物,秦嫣感到既兴奋又亲切,每日想念,终于又再见到,即使陈羽不提,秦嫣在入正戏之前也会好好含吮品尝一番。
一手扶住,朝自己这边扳过来一点,香舌顺着根部朝顶端舔上,先底部,再两侧。另一只手则轻轻握住双丸,揉捏抚弄。来回舔舐一阵后,樱唇一张,将肉棒顶端塞入口中,头部摆动,来回套弄,香舌则在口内微动,配合着头部运动进行舔舐。继而又吐出肉棒,将肉棒抬起,舔弄棍下双丸。
为取悦陈羽,秦嫣在男女性事上颇下了一番苦功,由于天资聪敏,加上身为医学系专家,人体知识丰富,秦嫣对于如何能使陈羽更舒爽已颇有心得,陈羽在其他女同学口内能坚持数人不泄,对于秦嫣越发高明的口活却越发缺乏抵抗力,秦嫣几个小技巧后,陈羽已经是强弩之末,秦嫣狡猾地偷笑了一下,心道:「让你刚才那么逗我,看我的绝技。美颈一伸,竟然缓缓将陈羽硕大肉棍尽根含入,陈羽顶端似乎擦过一团软肉,腹部就已经贴住了秦嫣道鼻子。
「哎呦姐姐,你连深喉绝技也学会了!」陈羽赞一声,便觉快感如潮涌来,忙将肉棒抽出,对准秦嫣俏面一阵「突突突——」地扫射,秦嫣慌忙仰起脸,双手合碗,托在下巴前,防止精液流下。任由陈羽舒爽射完,又含笑欣赏了一阵,秦嫣这才拿过纸巾,将脸上擦拭干净。
擦完后,秦嫣嗔道:「姐姐都塞进喉咙准备喝饱你的东西了,你又拔出来,差点弄脏姐姐的衣服。」
陈羽乐道:「射在嘴里面又看不到,哪有这么射在穿戴整齐的秦老师脸上更过瘾呢?」
秦嫣道:「你个小变态,总是不学好,现在可以让姐姐把衣服脱掉了吧?」陈羽笑着伸出手道:「当然了,来,让小羽帮姐姐宽衣……」「去!」秦嫣拍掉了陈羽的手。
「别又把姐姐的衣服弄皱!还是我自己来吧。」秦嫣脱衣动作舒缓优美,一寸寸地展露着自己的傲人胴体,虽已年逾三十,却保养得体,饱满高耸的双峰丝毫没有下垂的迹象,腰身依然纤细坚实,臀部浑圆高翘,没有一丝赘肉,双腿笔直修长,并拢时密而无缝,张开时弹力十足。
秦嫣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成熟女人诱人的香气,秦嫣仰躺在床上,双腿分开拱起,冲已经看得入迷的陈羽伸出双手道:「小傻瓜,还不快点上来?」随着秦嫣玉腿打开,陈羽只见眼前一亮,腹下一丛油亮黑毛掩映之中,两片粉嫩软唇在水光中晶莹透亮,诱人非常。慌忙将上衣一脱,伏了下去。
秦嫣身体肉感十足,陈羽趴在上面只觉温软如棉,包容舒适,来回扭动享受间,秦嫣已经忍不住玉手下探,握住陈羽肉棍往洞口插去。
陈羽配合着弓腰收臀,然后往前一插,肉棒便进入一个湿润温暖的腔道内,被周围一团团软肉紧紧挤压着。
陈羽两手在两边一撑,腰部用力,开始忽快忽慢,深深浅浅地抽插起来,秦嫣先是享受着阴道内被陈羽充实的感觉,继而陈羽开始活动,又觉得阴道内壁被龟头来回刮磨,花心软肉更是被频频撞击,又酸又软,舒爽得想要飞出天去,淫声道:「坏蛋……啊……哎呦……好酸……好舒服。」不自觉间,又泄了一次。
陈羽哈哈一笑,将秦嫣一翻,使其俏脸朝下,卧趴在床上,秦嫣配合着撅起雪白丰臀,双膝跪床,两人变作后入式继续运动。
陈羽双手按住秦嫣光滑又充满弹力的臀肉,小腹摆动,观赏肉棒进出秦嫣娇穴的美态,平日高高在上,受人仰视的美女老师秦嫣此时摆着母狗交媾的姿势,撅着淫贱的屁股,阴户和屁眼毫无遮挡地展现在身后男人的眼前,接受着他的猛烈冲击,被心爱小男人强力征服在胯下的感觉让秦嫣兴奋如狂,纤腰扭地更急,屁股抬得更高,穴内的快感很快再次降临,再次淫水喷涌,秦嫣的玉腿内侧已经一片湿滑。
陈羽又是一笑,再去扳动秦嫣的身体,秦嫣慌忙道:「好……好弟弟,姐姐受不住了,再换个姿势姐姐的小穴就要被你干坏了。」陈羽挺着笔直坚硬的肉棍,在秦嫣屁股上敲打几下,笑道:「那姐姐你看我这里怎么办呢?」
秦嫣有气无力地说道:「好了,别装了,姐姐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想着刚才说的菊爆吗?姐姐身上的哪一处不是给你玩的?喜欢就来吧。」说着双手伸到后面分开臀肉,露出一轮美丽菊花,「可得轻点,这里毕竟不如前面轻松。」陈羽大喜,将肉棒在秦嫣穴内沾湿,对准菊轮,慢慢捅入,只觉紧窄滚烫,爽快无比,遂缓缓抽插,仔细体会。
秦嫣适应了一开始的紧窄憋闷,逐渐感到舒爽,随着肉棒来回,慢慢加速,快感渐起。

直到感觉肉棒搏动,一股滚烫射入肠内,秦嫣娇躯连颤,又到了个高潮。
陈羽今天浑身舒畅,让秦嫣平趴在床上,又伏在她身上,嘻嘻笑道:「姐姐背后光溜溜,屁股又好有弹性,这么趴着好舒服,反正床小,我们就这么睡会儿吧。」
秦嫣心内满意,道:「只要你愿意,姐姐让你一直压着也甘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