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端庄的岳母
端庄的岳母
 “叫爸爸!”刚出差回家的我用手捏了捏我可爱的粉嘟嘟的儿子,看着他乖乖的趴在岳母的臂弯里,儿子的小手抓着岳父刚给他买的小风车,两眼滴溜溜的盯着我。老婆坐在床上看着我们父子俩笑着,根本没看见我的手从儿子脸上滑下来在岳母的胸上摸了一把,岳母瞪了我一眼,有点慌张的一扭身子把老婆的视线挡住,嘴上却说道:「我们明年这个时候就会叫爸爸妈妈了。」我呵呵一笑,道:「是啊,明年这时候也会叫外公外婆了。」手却一直往下轻轻的捻儿住了岳母的乳头,说道”外婆“两字的时候稍微用力捏了一下,岳母浑身轻轻一颤,白了我一眼道:「快找你妈妈去,该喝奶了。」转过身摆脱了我的骚扰,把儿子递给了床上的老婆。我顺手把儿子手上的风车给夺了过来,儿子一看心爱的小风车被抢了,嘴一咧就要哭。老婆赶紧哄道:「宝贝乖,先喝奶,一会儿爸爸就给你玩儿了。」我假装逗儿子,故作饿狼扑食的往床上一扑,道:「宝贝儿再不吃,爸爸可抢你的吃了。」一句话把老婆和岳母的脸都说红了。岳母转过身,屁股一扭一扭的出门了。到门口的时候还风情万种的瞥了我一眼,我明白那一眼的意思,跟老婆说要先洗个澡,赶紧从抽屉里拿出一条裤衩儿出门而去,顺手把房间门关上了。岳母不紧不慢的在前面走着,听见我的脚步赶了上来,她回过头玩味的看了我一眼说:「刚回家不好好陪陪儿子,东跑西跑的干嘛呢?」干嘛?我靠,你不知道我要干嘛吗?我回给她一个饿狼般的眼神,嘴上却不温不火的回答道:「刚才回来的路上一身汗,我先去洗个澡。」说完三步并两步赶上就从后面抱住了岳母,我比她高,双手正好握住一对丰满的乳房,脑袋一低靠近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我想干嘛你还不知道?」边说边往她耳朵里吹着热气,我知道岳母的耳朵很敏感,她果然侧过头去想躲,嘴上也轻轻的回击道:「别闹!我怎么知道你想干嘛?啊……别……小刘还在呢!」我含住了她的耳朵,两只手里软软的乳房再盈盈一握,感觉岳母的身子一下就软了,要不是我搂着可能就摊楼梯扶手上了。真骚啊!我心想,嘴上却不饶她:「在就在,我跟自己的丈母娘娘儿俩亲热一下怎么了?说!刚才在我房间的时候是不是湿了?」”你……!小刘她真的在啊!」岳母手上开始有点抗拒,不过不是很激烈。我继续道:「在就在!吃醋也轮不到她啊!」“好啊你!我就知道你跟她有猫腻!我说上次怎么看她脸红着从你们房间出来!」越说挣紮得越厉害!我一想完了,怎么说漏嘴了啊,不过这种事打死也不能承认!用力的治住岳母说:「你说什么啊?我跟她,怎么可能!就你一个如狼似虎的我都应付不过来,哪儿有精力应付她啊!」她一听停止了挣紮,继续问道:「那上次我看见她红着脸从你们房间出来是怎么回事?」我假装想了一想问:「哪天啊?什么时候?」”哪天!就那天我让她去叫你下来那次!出门脸红红的,眼睛里水汪汪的,一看就是发春!这个骚货!」我一想这女人太傻逼了,出门之前也不知道掩饰一下自己!赶紧解说:「什么跟什么啊?那次是她进门的时候看见我没穿衣服而已!」岳母又挣紮起来道:「哼!那怎么那么长时间!」天地良心啊,那天我只是摸了摸她而已,啥都没干啊,女人的妒忌心真是不可小觑!这时我倒不慌了,手上的劲儿更加用力的揉了揉,屁股用力的往前顶了顶她道:「我你还不知道?哪次不得半个小时以上啊?你是不是把我当成岳父大人了?一二三出货啊?!」她一听果然有些动摇了,不过还是死不认账,悻悻的说道:「那你敢说你对她没动过心思?小姑娘又年轻又漂亮的,整天姐夫,哥的叫得那叫一个嗲!」听到这里,我差点儿笑出来,原来是醋坛子打翻了啊,那就好办了!“天地良心,我这辈子有了你们娘儿俩就足够了!快!赶紧陪我去洗澡!」说完拉着她就往她的卧室走去。来到岳母的房间,关上了门岳母挣脱了我的手道:「你不是要洗澡吗?」”是啊,反正一会儿是得洗!」说完我就扑了上去,将岳母按倒在床上“出差这一个礼拜想死我了,来,赶紧的!」岳母在被我扑倒的一瞬间就已经软了,只是嘴里还在假装矜持,我才不管那么多,时间有限,手从她的裙摆下伸进去一把就将裤衩儿扯了下来,岳母啊了一声,说道:「小刘真在家呢!」我的手重新回到岳母的大腿根部,轻车熟路的找到桃源洞口,中指轻轻一滑就插了进去,还逞强!都湿成这样儿了!说道:「别管她!反正她也不会上来,来吧,你都湿了。」”嗯!别,真被发现我就没法儿做人了!」边说边挣紮得厉害起来,我用身子压住她,中指开始快速的进出起来,另一只手拉开我裤子的拉链,将内裤扒向一边,硬得发疼的鸡巴弹了出来,嘴上恶狠狠的说道:「我刚回家的时候跟她说我想吃猪蹄儿,叫她去超市给我买去了!」说完嘴就吻上了岳母的脖子,岳母紧张的心情一放松,腿脚手一下就软了,我直起身子分开她的两条腿,屁股一挺,鸡巴进去了半截,岳母啊的一声说:「轻点儿!……嗯……那你快点儿!」我恶作剧的快速抽动了几下问道:「到底是快点儿还是轻点儿啊?」岳母娇媚的看了我一眼道:「快!」我像听到了冲锋号一样,一下把鸡巴全部插了进去,岳母眼睛一闭,眉头一皱,张着嘴轻轻的啊了一声,脑袋随着我的插入往后一扬,露出雪白的脖子,丰满的乳房随着像流水似的一个波浪,我差点射了出来!一个礼拜没搞,鸡鸡有点太敏感了。我定了定神,双手把岳母的裙子撩了起来,果然没穿胸罩!她知道我要回来,早就做好了被日的准备!双手抓住丰满雪白的乳房,边揉边说:「你怎么没穿文胸呀?知道我要回来故意没穿的吧?」“啊……才不是!我在家本来就很少穿胸罩的!嗯”“是吗?那上次、上上次的时候怎么穿那么保守的文胸?害得我都不知道怎么解开?」说着我又是一阵急行军似的抽插,次次见底。”啊!啊……啊!啊!那还不是……为了……嗯!防你这个色狼!啊!啊!」看着岳母想叫又不敢大声叫的样子,我心里的满足感油然而生:「明知我是色狼,你还勾引我?」我开始大力抽插,我知道这次时间紧任务急,必须速战速决,否则老婆喂完奶把儿子哄睡了,再抓个现场直播我们就都完了。“谁……嗯……谁勾引你了!」”你没勾引,你没勾引,你没勾引!……“我边说边惩罚性的次次全根抽出只留个龟头,再次次狠狠的插入到底,几乎每次都碰到岳母的子宫口,岳母先是每次我插入的时候都小声的啊一下,连续几十下之后,突然用手扯过边上的床单放在嘴边捂住,鼻子里发出嗯嗯嘤嘤的呻吟,两条大腿死死的夹住我的腰,脚从后面勾住我的屁股,另一只手紧紧的捂着自己的一边乳房,我感觉鸡巴被紧紧的夹住,我知道她高潮了,接着又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抽插,精关一松,射了进去…… ????第一章 端庄的上海岳母我是一个标准的屌丝凤凰男,老家在山东临沂地区,家境非常一般,可以说是贫困,不过我还算争气,考上复旦大学算是改变了我的一生。长得也还算挺拔,178的身高,英俊的相貌,这大概就是身为上海人的老婆不顾一切嫁给我的原因。老婆比我小三岁,跟我不是一个学校,华东师范大学的。我们是通过联谊宿舍认识,后来老婆告诉我第一眼见到我,就觉得我很眼熟,有点儿像林黛玉和贾宝玉初次见面的感觉。后来是她主动追的我,其实我在她跟前一直是很自卑的,以至于在床上我们从来都是传教式,不敢对她稍有亵渎,可总逛色情论坛论坛的我,怎么会满足于此?我的心中有一个恶魔,一直被压抑着,可是哪儿有压迫,哪儿就有反抗,而且稍微给一点儿火星,就会爆发……我见到岳母的时候她已经是家庭主妇全职太太了。第一次见岳母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上海这座大城市里的人确实比乡下人会保养,打扮也很时尚,除了丰腴一些,45岁的她看起来就像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大波浪的栗色卷发,丹凤眼,如果不是眼角的鱼尾纹出卖了她的年龄,我真会把她当成是老婆的姐姐。胸前高高的鼓起,目测至少是37C,屁股也挺大,腹部有些赘肉,但看起来端庄华美,雍容华贵,超有气质。后来的相处中我也发现岳母是一个非常讲究生活品质的人,讲究精致生活,而且是一个非常传统孝顺的女人,用当今流行的话来说叫出的厅堂入得厨房,真正的贤妻良母型中式传统女人。只是我做梦也没想到,外表端庄的丈母娘内心是如此的骚。岳父跟岳母是兄弟单位的同事,后来下海做了小老板,做装修的,岳母是某国营建筑企业的建筑造价师,可能为岳父的生意做了很多贡献。后来岳父的母亲去世了,剩下老头子接过来跟他们一起住,当时岳父的生意也越做越好,岳母就买断了工龄回家做起了全职太太,也方便照顾老人。结婚的时候我们两口子在岳母的资助首付的情况下买了一套小户型,50平米的一居室,也过了两年二人世界。每个周末我们都会回岳母家吃住,周日晚上再回小窝。后来,老婆的爷爷中风半身不遂了,一半身子无知觉,另一半手可以随意动,虽然有知觉,却不怎么好使。每天吃喝拉撒都只能床上,于是就请了一个保姆小刘帮忙伺候老头子,小刘20岁出头,甘肃人村儿里的,长得还算周正,但是胜在青春活力十足,每次见我们两口子都姐姐姐夫的叫得我心里发热。再后来因为老婆爷爷半身不遂,估计躺不了几年了,于是我们造娃的计划就被提上日程,老婆的爷爷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四世同堂,我们两口子也同样的原因被召回跟丈母娘一起住了。岳父家是一个240平的复式,再多两个人也足够能住下了。岳父是独子,岳母的俩哥哥都是生的儿子,可惜岳母生的是一个闺女,虽然他们嘴上不说,可是岳父母对我非常不错,从岳母看我的眼神和平时的谈话中我知道,其实岳父岳母心中一直渴望能有个儿子。现在好了,女婿就是半个儿,弥补了他们膝下无子的遗憾。后来就经常出现岳母问我想吃什么,然后就做什么,根本不问我老婆的意见的情况。老婆有时候都吃醋了,埋怨我抢了她的地位,以前是吃啥玩儿啥都闻她,现在都几乎不问她的意见了。我只好安慰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啊!呵呵!」刚开始的时候岳母在家还是挺正常的,虽然都是居家打扮,可是胸罩几乎是整天戴着,在我面前也是一副慈母的形象,我心也蛮高兴自己有个如此端庄的岳母。而我也比较注意自己的形象,在家穿着都比较正常。可是随着夏天的到来,我在家的时候也穿着T恤,经常一吃饭就经常把胸前汗湿一片。有一天岳母说:「热就把衣服脱了吧。」我正好借坡下驴,在家光着膀子加大裤衩儿开始慢慢的成为常态。刚开始的时候岳母看我光膀子,眼神还有些闪烁,后来渐渐的就习惯了。我也充分的发挥了我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的本质,家务活上能帮就帮,经常拉着老婆一起跟岳母聊天,听她说起以前老婆小时候淘气的往事,不过老婆听到一半就遛了,毕竟是讲她小时候的糗事。慢慢的我感觉岳母越来越喜欢跟我聊天,其实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可聊的,我只需要做好我一个听衆的角色就好。记得有一次比较特别,老婆非拉着岳母一起去逛商场,我作为司机也只好随行拎包。岳母看上一件衣服,进去试穿了一下,出来的时候,没问老婆怎么样,反而是看着我问道:「好看吗?」我一看是一件黑色镂空的丝质长衫,穿在岳母的身上隐约可见丰腴的身材,而透过黑色的镂空与岳母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的反差,更显成熟诱人的风韵。我一下愣住了,有些没反应过来,岳母看我傻傻的样子,抿嘴一笑有些娇嗔的追问道:「到底怎么样嘛?」我反应过来,摸了摸鼻子道:「非常好看!」刚想继续夸两句,二货老婆插嘴道:「真好看!老妈您穿这件跟个贵妇似的!我都成富二代啦!咯咯!」岳母的脸红一下,娇媚的瞥了我一眼,就跟老婆打嘴仗去了。我得承认,我的心就是从这天开始活络起来。晚上少不得又在老婆身上一通发泄,且内射了,美其名曰造人,嘿嘿。第二章、端庄岳母的秘密由于生意,岳父早出晚归,经常半夜才回家,而岳母嫌弃岳父回家晚,岳母又睡觉轻所以早就分房睡觉了。岳父早出晚归的,有时候我甚至两三天见不到岳父一面。与岳母相处的时间越长,就感觉家里的两位女人越是依赖我,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成为家里的主心骨。我记得有次家里掉闸了,一屋子黑漆漆的,还是我打着手电去给弄好了,岳母当时的感慨让我记忆犹新:「家里没个男人还真是不行!」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就像温水煮青蛙。有一天我要去广州出差,不是周末,我从公司带了不少东西,而岳父没法儿开车送我去机场,于是岳母就说她来想办法。其实岳母也不会开车,不过她说正好她以前一同事可以送我。我当时以为是女的,就同意了。我的飞机是下午2点半的,可是那天她却早早的打扮好了,我一看,把我惊了一跳,深V的露肩包臀裙,突出了岳母的丰乳肥臀,再加一件丝质披肩,画了点淡淡的妆,这架势就是一办公室OL风情少妇啊!看着我惊呆的神情,岳母脸稍微有点红晕,也不知是画的妆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道:「我今天正好要去一趟去原来的单位,你和小刘在家看着老爷子,中午在家早早的吃完饭,12点半左右我回家接上你送你去机场。」我嗯了一声,今天的岳母让我深深的震撼了,这就是百变女神啊!不愧是入得厅堂下得厨房上得了大床啊!我在家收拾完早早的吃了中午饭,洗完澡差不多12点多了。这时岳母的电话来了,问我收拾好了没?如果收拾好了就可以下楼了。我拎着行李下楼一看,是一黑色的帕萨特,驾驶位坐着一个50来岁的精瘦的男人,由于瘦,所以看起来还挺精神的。岳母坐在副驾驶,看见我出单元门的时候,红着脸推开副驾驶的门招呼我把行李放在了后备箱,我坐上后排的时候,透过后视镜看岳母的脸还是潮红的,我心里有点纳闷,不过也没多想。岳母跟我介绍说是她以前单位的李叔叔,现在分管着几个工程,跟岳父还挺熟的,我赶紧跟李叔叔寒暄了一下,表示感谢。一路上我感觉气氛很诡异,毕竟跟人家不熟悉,也不知道聊什么。而岳母仿佛是为了避免冷场,开始跟李叔叔聊起以前的同事,谁谁谁又辞职自己出来干了,谁谁谁又高升了什么的。我实在无聊就靠在后座上眯着眼假寐,可是眼睛没有全闭上,眯着眼偷看着他们的动作。这是岳母也开始假寐起来,不过脸却一直是红红的。我突然发现这车明明是自动挡的,可是李叔叔开车为什么右手一直都放在档位上,时而还动一动,跟换挡似的,这……我心里莫名的痛了一下,莫非……?我一下精神了起来,不过仍然装着睡觉似的眯着眼睛。这时车已经开上了机场高速公路,突然岳母嗯了一声,紧接着本来靠在座椅上的岳母一下坐了起来,假装慌张的把包拿出来放在腿上找东西,我看到李叔叔的右手手臂没有动,可是手肘的肌肉在明显的用力,后视镜里的李叔叔的眼睛明显的在打量我的反应。我不敢动,继续假寐,可是心却砰砰的跳个不停,车里明明开着空调,可是额头上却见微汗,我简直比岳母还要紧张。岳母也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见我没反应,突然啪的一声,听声音我就知道是岳母的手打在了李叔叔的手臂上,我一下睁开了眼睛立了起来,岳母听到我的动静,慌乱的在自己的包里翻东西,嘴上还道:「嘿,我的手机呢?」又翻了一阵才”假装“找到了,我分明听见岳母声音带着颤抖……心里涌起一阵难言的醋味儿。下车的时候,我看见岳母的脸红红的,叮嘱我路上小心,在外面不要乱吃东西啥的,心里有些感动,可是当我转身走进候机厅的一刹那,恍惚间看见一只手从岳母的胸前拂过……出差回来之后,一切如常,可是我看岳母的眼神从之前的敬爱变成对女人的欣赏且带点欲望,有时候被岳母发现,我也大胆的对视过去,直到岳母红着脸躲开自己的目光。偶尔我们聊天的时候,我也会问起那个李叔叔,岳母每次总是一句话带过,说是曾经一起做过几个工程,也帮过岳父接过一些活,跟岳父岳母都很熟悉什么的。我没有点破那天我看到的事情,我想可能是我看错了?或者根本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只是当我追问李叔叔的事情的时候,岳母会罕见的有些烦躁,让我心里始终有那么一个小疙瘩。直到又一件事情被我发现,我才更加确信那天所见,而新发现的这件事更让我震惊不已!我的工作性质是会经常出一些短差,一般出差的当天和回来的当天我都不会去单位了,直接回家。这天是我出差回来,我直接回家了。也就是下午三四点锺的样子。这天说来也巧,这几天小保姆小刘有事请假了,就岳母一个人在家看着老爷子。老爷子属于半身不遂,有一半的身体动不了,可是意识清醒的,也能说话,不过不是很清晰。我一进家门的时候就听见岳母的声音:「还知道害羞啊!又不是没见过!」我一听就震惊了,结合之前对岳母的意淫,鬼使神差的我悄悄的关上门把行李放下,偷偷的跑到老爷子的房门边上听着。原来是岳母在给老爷子洗澡!只听见岳母道:「还拉!别拉啦,一会儿把床单弄湿了!」只听媳妇的爷爷木讷的道:「叫……小刘……”“哟!小刘有事请假了!还小刘,非得她不可呀?瞧你脏的,都馊了!」”我……我自己能洗……“”还知道害羞了?呵呵,把手松开!……啊!」只听得扑的一声,好像是床单被扯开的声音,紧接着突然没声音了,我的心砰砰的跳,像做贼似的。过了一会儿才听见岳母娇嗔的声音:「你呀还真是人老心不老!难怪一直拉着不让洗!」接着听见毛巾透水的声音,岳母拧水的声音,接着只听爷爷“嗯”一声,喘着粗气呼哧呼哧的。岳母咯咯的笑道:「平时小刘给你洗也这样?」老婆的爷爷“哦”了一声,道:「她……她洗的时候没硬……“我的心里嘭的一声炸开了锅!”嗯……用我帮你吗?」岳母的声音一下温柔了许多,妩媚中又带点俏皮的意味,“爸~~!」这娇嗔的一声‘爸’简直像发令枪,我的鸡巴一下就敬礼了!我迅速的悄悄的走回门口打开门,再碰的一声关上。只听岳母”啊“的一声,声音有点颤抖,不过马上镇定下来用波澜不惊的声音道:「谁啊?」我赶紧道:「是我,出差回来了。」”哦!吃了饭了吗?冰箱里还有一些蒸饺,要不我给你热热吃点儿?」我假装刚回来似的,把行李收拾完了换上居家服,再从我的房间出来的时候,岳母已经端庄的坐在客厅打开电视了。第三章、与风骚岳母的暧昧从那天听到岳母与媳妇爷爷的对话之后,我开始把岳母从长辈转变成一个女人,一个成熟风骚风韵犹存的女人来看了。有时候趁岳母低头的工夫,眼睛大胆的从领口伸进去,欣赏那高山夹缝中的雪白乳沟;从岳母身后欣赏她那妇女特有的肥臀扭摆;岳母偶尔跟着电脑跳操锻炼身体时候的波涛汹涌……有时候我甚至感觉岳母是故意走光的,我的目光越放肆,她的动作有时候反而越大,端庄衣服下的柔软丰腴的肢体动作更显风骚,好多次害得我直接可耻的硬了。但是我不敢轻举妄动,我怕破坏这和谐相处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每次偷看到岳母的风骚,只能硬邦邦的把千万子孙发泄注入老婆的子宫里。有一次,看完岳母跳操之后,我硬邦邦的进了房间把老婆日得哇哇叫,连房间门都没关严,我内心暗地里希望岳母能够听到,可是当我发泄完出来洗澡的时候,却发现岳母表情一切正常,搞得我有点小小的失望。很快,老婆就怀孕了,老婆在一个事业单位混日子,每天按时上下班,一副坐等生産的伟大母亲形象。而我,由于老婆在床上的保守,开始了人生中最性苦闷的一段生涯。岳母知道这个喜讯之后,特意把我单独交到一边说:「刚怀孕这段时间,你们就不要圆房了。」“啊?」我有点不知所措,岳母接着道:「怀孕头三个月还是要多注意一点儿。」我突然明白过来,脸刷的红了,两眼发愣,却莫名其妙的盯在了岳母的双峰上,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往哪儿看呢?臭小子!」岳母突然娇嗔的打了我的手一下,我的手放在大腿上,下意识的一躲,岳母的手就拍在了我的大腿上,啪的一声,我清醒了过来,看到岳母脸红红的,有些生气似的皱着眉头,嘴角微微上扬,嘴角边上还沾着一丝头发,我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伸手帮岳母把嘴角的头发理了理,边说:「噢,我懂了……“不知道为什么,岳母没有说话,不过眉头皱的更紧,的胸口起伏很厉害,我似乎听见了她砰砰的心跳。感觉到我自己举动的突兀,我赶紧解释道:「妈,您的头发乱了……”乱了乱了!我的心也乱了,赶紧逃也似的溜了。性苦闷的日子开始了,对于经常上色情论坛的我来说,实在是难以煎熬。每次从岳母身上得到刺激,我都难以忍受,简直想一把推到她!我知道我对这个熟妇産生了浓厚的性趣,后来慢慢的发展到偷偷的用岳母的内裤、胸罩打飞机,我感觉自己真的快快疯了。这天我下班回家洗手的时候,岳母正在从洗手间里的洗衣机里拿衣服,看着她蹲在地上随着手上的动作,屁股跟着一摆一摆的,不知道怎么的,我就硬了,同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充斥在脑海!我简直为自己的想法兴奋得有些颤抖,鸡巴仿佛也更加硬了八度!我慢慢的洗手,同时也通过洗手间的镜子偷偷的注意着岳母的动作,就在她站起来拿着装衣服的盆子往外走的时候,我假装洗完手也往外出去,可是门就那么大,俩人一起出去肯定会碰到的,我迅速的从岳母身后挤了出去,同志们,你们可千万别忘了我硬邦邦直愣愣的鸡巴,就像一支笔从岳母的腰间划过,我感觉龟头酥酥的麻麻的,在这个滑动的过程中,鸡巴忍不住跳动了几下,我想如果我的鸡巴是一支笔,那么画在岳母腰上的曲线一定像心电图一般,一条直线中间突然一个波动!太他妈爽了,可惜时间太短了!“我手机是不是忘在车里了?」我边往外走边假装着急的说道,岳母像被我施了定身法一样,突然就不动了。等我走出几步了才听岳母道:「你好好找找,别干什么都找急忙慌的!」我假装从包里翻来翻去,做出假装终于翻出手机的样子说:「嗨!在这儿呢~我这不是怕丢了吗,好几千块钱呢!」我打开了手机,心不在焉的瞎按着,这时岳母从我身边走过,我偷偷的看见她的眼睛瞟了我支楞着的鸡巴一眼,就过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我从后面看见她的耳根子都有些红了。看着岳母扭来扭去的屁股,我迅速钻进自己的房间痛快的撸了一管,想到岳母或许已经发现我对她的性趣,而她又不是很排斥,我的心飘了起来。我开始从网上找关于与岳母发生关系的文章来研究,发现岳母可能真的是内媚型的主儿。好多文章里都说只要岳母不反对与我的肢体接触,就说明她不排斥我,那么只要在不让她反感的情况下得陇望蜀得寸进尺,就可以进一步降低她的底线!我真是个天才!我开始在与岳母的聊天中时常夸岳母,气质好,身材好,保养得好,一点也看不出来都快的当外婆了,有时候当着老婆的面儿连老婆都觉得有些肉麻给我使眼色了,可是岳母还是笑眯眯的接受了我的这些迷魂汤灌。我跟老婆的解释是:「你看咱妈为了你,工作都辞了,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多夸夸她,让老人家高高兴兴的,指不定还能多活几十年呢!」”就你贫嘴,难怪我妈老在我面前夸你。」“夸我什么?」”说你懂事啊,阳光啊~上进啊什么的呗。」“呵呵!你不懂,老话说得好,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呀!」我的笑容从脸上,一直延到了心底。看来岳母对我是越来越依赖,越来越没有防备了。有时候在家我会故意只穿个大裤衩儿光着膀子跟岳母聊天,故意让她看见我下身那一坨鼓起,有次我发现她看见我鼓鼓的下身的时候眼睛都直了,嘴边的话也突然停止,我假装问道:「怎么?」然后盯着她的目光顺手抚撸一下裤裆,让那一坨鼓起吊儿郎当一番,这时岳母就会红着脸转过头去继续刚才的话题。还有一次,我去厨房洗桃子吃的时候,岳母正在洗碗池里洗菜,我悄悄的贴了上去,右手从她腰侧把桃子伸了过去,身子靠在岳母左后方,再用左手接过桃子,收回右手的时候从岳母的腰上轻轻的滑过,岳母吓了一跳:「吓我一跳!你走路怎么没声儿啊!」说着侧过身子让我先洗桃子,我没让她离开,右手按着她的肩膀固定住她说:「没事,一起洗吧,反正这么大的地儿。」我手上洗着桃子,上面闻着岳母身上的香味儿,身子又往前贴了贴,光着的膀子挨着岳母白嫩的手臂,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岳母觉得这个姿势实在有点暧昧了,就扭了扭身子道:「还是你先洗吧,你这样我怎么洗?」在岳母扭动身子的时候我一侧身,鸡巴顶在了岳母的侧腰上。岳母啊的一声,突然明白是什么顶着自己,脸瞬间就红了,我假装不经意的继续洗桃子,可是眼睛却注意到岳母的睫毛抖动了几下。我洗完桃子转身的一刹那对着岳母的耳朵吹着气说道:「真香!」边说边咬了一口桃子,就在我吹气儿说话的瞬间我看见岳母扶在洗碗池上的手明显在用力稳住自己。”小赤佬!」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才听见岳母的吴侬软语,这……我吃的不是桃子,明明是蜂蜜呀!第四章、与端庄岳母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岳母拿着一盘西瓜进屋子。只听岳母说:「来吃些西瓜。」我拿着西瓜就啃了起来,边吃边说道:「真爽啊!这天儿就得吃冰镇西瓜!妈,您也吃啊!」”我刚吃过啦!」说着扭了扭脖子,我赶紧道:「妈你脖子怎么了?要不要我给你按按?」岳母脸上一红,道:「你?会吗?」我两口把西瓜吃完,扯了一张卫生纸擦了擦手道:「您试试就知道我行还是不行啦!」我故意把行字说的重了些,岳母有些害羞,又有些豁出去的道:「试试就试试,我这个当儿媳妇的整天伺候公公,现在也该我享享女婿的福啦!」我心想好嘛,要不要我也像您伺候爷爷那样伺候您啊!嘴上却道:「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像您孝顺爷爷那样孝顺您的!」我又把孝顺两字加重些语气,说着我站了起来,让岳母侧坐在沙发上,我双手就按在了岳母赤裸的肩膀上。当我整个手掌接触到岳母那雪白的肌肤上的时候,感觉岳母的皮肤真好!柔软而又有弹性,感觉岳母稍稍有一点僵硬,我用力一捏,嘴上道:「怎么这么僵硬呀?您真得好好按按了,补补钙,颈椎最容易出毛病了。」岳母随着我手上加力,嗯了一声,我得到鼓舞,干脆站了起来,给岳母按了一会儿双肩,就把岳母的披在背后的头发分到两边,手伸进头发里按起了脖子,这时岳母的头慢慢的往上擡起,我从上往下一看岳母闭着眼,脸红扑扑的,眼睫毛时不时的有些闪动,红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尖尖的白白的下巴颏与红红的嘴唇相映成趣。再往下看,我的眼睛就再也转不开了,一条深深的沟竖在我的面前,就像一个无底洞把我深深的陷了进去。随着我的按摩岳母那胸前真的是波涛汹涌,中间那条沟也一张一合的,好像要把我的眼睛吸进去。我嘴里开始借着使劲按摩的幌子喘着粗气,刚刚射过的鸡巴又不安分起来。想到刚刚偷窥到的画面,想到刚刚爷爷曾用手捏过这儿,我嘴里呼出的气越来越热,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眼睛睁了开来,正好与我对视了一眼,我呼出的空气正好呼在了岳母的脸上,岳母眼睛里仿佛有一层水雾,我的鸡巴一下子挺了起来,顶在了岳母的后背上,岳母身子一僵,闭上了嘴,突然挣了一下道:「好了,就这样吧。」我回过神来,尬尴的坐回了沙发上。岳母起身准备出门的时候看见我的脏衣服兜子里有条裤子,顺手就拿了起来准备拿去洗,可是当岳母一把将裤子拿起来的时候,突然“呀!」的一声把裤子又扔了回去。我一下就脸红了!这明显是摸着我的精液了啊!我摸了摸鼻子红着脸解释道:「我……”刚开口,岳母又弯下腰,用两根手指夹着裤子拎起来红着脸走了出去。“我自己洗!」我想起内裤还在里面呢,迅速跑过去拦在岳母的身前,岳母没来得及刹车,一下通岳母撞了一个满怀。我顺手一下搂住了岳母,嘴里结结巴巴的道:「那个……嗯,我自己洗……”岳母被我一搂,两团软软的乳房撞在了我的胸前,我仿佛听到了惊涛骇浪,刚刚硬着的鸡巴一下顶在了岳母的小腹上,岳母闷嗯的一声,竟然没有挣脱。我的手顺势往下一滑,来到岳母的肥臀上,稍稍用力往我身前用力一按,我俩的小腹就紧贴在了一起,鸡巴由刚才的70度斜上方顶着岳母的小腹,往上一滑改成了10度,感受到岳母柔软的腹部,这一刺激,鸡巴又挺了挺。岳母又是一声闷哼,手指捻着的我的湿湿的裤子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岳母听到声音突然挣紮起来,用手推着我道:「那……那你就自己洗吧!」说着准备推我,我一听没有怪我,有些赖皮的道:「算了,还是妈给我洗吧。不过……“我低头看了一眼离我只有几公分的岳母的眼睛,有些兴奋的调戏道:「不过……里面有条内裤,要手洗哟!」岳母一听嘤咛一声道:「我才不管呢!你自己的脏东西你自己洗……”我一听就知道她知道我内裤上精液的事儿了,这……真是太尴尬了。岳母又挣紮了起来,殊不知越是挣紮,我的肉棒摩擦的越硬,我忍不住哼出声来:「啊……妈您轻点儿……嘶!」岳母一听突然不动了,可能是怕把我的鸡巴弄坏了吧。我看着岳母的眼睛,她红着脸躲闪着我的目光。我禁不住道:「妈您真漂亮!」说着吻着岳母的栗色秀发,香香的透着一丝熟悉的精液的腥味儿,这是爷爷的味道呀!我心里狂喊,我豁出去了!屁股对着岳母顶了顶,岳母身子一僵,脸沉下来。我一看岳母要发火,可能触及她的底线了“对不起,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段时间媳妇怀孕,我……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岳母眼里闪过一丝怜悯,感觉她心里稍微有些动摇,对我说:「嗯!可以理解,可是你现在在干嘛呢?赶紧松开!」我下意识的把手松开了,可是我意识到如果我现在退缩,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了!于是我学着爷爷说话的结巴语气道:「你……你帮帮我。」只见岳母颤了一下,推我的手突然软了下来,同时头一低,眼睫毛有些闪烁,道:「我能帮你什么?你自己不是弄得挺好的吗?」我一看岳母的态度软化下来,这得加把火啊!我低下头把嘴伸到岳母的耳朵边上轻轻的吹了一口气道:「妈,您邦邦我,像帮爷爷那样帮帮我……“只见岳母浑身激烈的颤抖,眼中闪过一阵慌乱:「你……你看见了?」我手上用力把岳母抱入怀中,嘴里继续冲着岳母的耳朵喘着粗气低声道:「妈就帮帮我吧,你看我这都硬得发疼了。」说着屁股又往前顶了顶,岳母内心还在挣紮与慌乱中,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吱声,我趁热打铁继续道:「我……我什么也没看见,我只看见妈您的孝心,我一定会像您孝顺爷爷那样孝顺您的。」说着只感觉岳母浑身一阵激烈的颤抖,我的嘴唇一下叼住了岳母的耳垂,吸吮了几下,又用牙轻轻的咬了几下,岳母的喉咙咕唧一声吞了一口口水,我得到鼓舞,舌头顺势伸进了岳母的耳朵里舔舐起来,岳母受到袭击浑身颤抖,脑袋下意识的想要躲闪,我一手固定住岳母的头,一手从岳母的腰一直往下按在了岳母的屁股上揉捏起来,耳朵里听着岳母喉咙里发出嘤嘤的呻吟,岳母的手不知不觉的就搂在我的腰上。我更加卖力的舔了几口岳母的耳朵,往下用力的吻在了岳母的锁骨上。就在这时,岳母突然挣紮起来,浑身扭动,嘴里叫道:「别……别亲那里……”原来这是岳母的敏感带,我更加疯狂的啃了起来,慢慢的再往下到了岳母的喉咙,牙齿轻轻的刮过,岳母突然用力的挣脱道:「别……别弄上印儿了!停……嗯……停!」我赶紧停下来,两眼盯着岳母的眼睛,只见岳母脸色潮红,眼光躲闪着我的目光,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似的道:「嗯……我可以……用手帮你。不过这是我们俩的秘密!你就给我烂在肚子里吧!」我一听兴奋极了!双手捧起岳母的脸就亲了上去,岳母嘤咛一声闭上了眼睛,双手轻轻的推着我,嘴唇死死的闭住,就是不肯张开,我把岳母的嘴唇吸进我的嘴里吸吮着,舌头在岳母牙床边探索,慢慢的岳母不再推我,我的手也放下一只搂住岳母的腰,慢慢的往下滑到岳母的屁股上用力一捏,岳母嗯的一声,我的舌头顺势就插进了岳母的嘴里。我的舌头探寻着岳母的舌头,可能岳母也动情了,感觉岳母嘴里的口水相当的丰富,我大口大口的把岳母的口水吸进过来,感觉香香的甜甜的,我甚至有些舍不得吞咽下去,结果搞得口水顺着我们俩的嘴边流淌下来。岳母的舌头也渐渐的开始跟我有一些互动,喉咙深处发出的嘤咛声声声入耳,我另一只手也腾了出来,从岳母的衣摆下悄悄的伸了进去,一下覆盖在了岳母丰满的乳房上!真他妈大,真他妈滑,真他妈软,真他妈爽!我心里大叫着,食指和中指一下夹住了岳母的乳头,稍稍一用力,岳母闷哼一声就浑身一颤,我只顾着自己爽了,没想到这一下却让岳母清醒了过来,一下挣脱了我的吻,推开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嗯!……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一下傻在了那里,岳母接着低声道:「说好了只用手帮你的……“我兴奋得大叫,一下把裤子扒了下来,再把岳母推到了沙发上坐下,我挺着鸡巴站在了岳母的面前,鸡巴的高度正好与岳母的脸平齐,我假装不经意的继续往前一顶,却被岳母用手拦住我的大腿,鸡巴明晃晃直愣愣的停在了离岳母鼻子两三公分的地方。岳母没想到我这么直接,有些难为情害羞的转过头去,没想到岳母的头发却一下从我的鸡巴上扫过,”嘶!」一阵舒爽让我呻吟出来,长吸了一口冷气。岳母有些害羞的道:「哼……怎么?这就不行了?」我一听鸡巴又挺了挺几下,龟头前段已经湿润起来。“妈,求您快帮帮我……嗯!」”哼!」岳母有些生气的哼了一声,伸出细白又有些肉肉的右手套在了我的鸡巴上。岳母先用手在龟头上沾了一些润滑剂再开始套弄,只几下的工夫就听咕叽咕叽的声音,岳母开始套弄起来。这么熟练啊!一点也不干涩不疼痛!我心想,这得长期练习才有这经验呀!看来岳母没少干这事儿啊!我开始配合着岳母手上的动作哼唧起来,我不知从哪个网上看到有的女人就是喜欢男人的呻吟,听到男人的呻吟她们也会兴奋,有的甚至会因此更加容易到高潮。我有些放肆的呲哇乱叫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岳母的脸色越来越潮红,眼睫毛一眨一眨的闪烁着,散乱的头发显得十分淫靡。我的手不知不觉的爱抚上了岳母的头,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温柔的爱抚着岳母的头发,可能是因为我的眼中流露出的怜惜与温柔的动作,岳母没有躲闪,反而更加卖力的套弄起来。我的手慢慢的从秀发往下扶上了岳母的脖子,再往前用手指一勾,勾住了岳母的下巴,往上稍稍用力就把岳母的头擡了起来。岳母停下手上的动作,害羞躲闪着我的目光,垂下了眼帘,嘴唇微张,两个小鼻孔一张一合的,我能清楚的看见岳母的汗毛。我低下头来轻轻的吻了一下岳母的额头,由于弯腰鸡巴往后一缩,没想到岳母的手居然没有松开,我喃喃的道:「妈,您真漂亮!」岳母有些害羞的道:「老实点儿你!还漂亮呢,都奔五十的人了!」说着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假装着急的道:「哪儿就50啊!」我手指又勾了一下岳母的下巴假装端详了一下接着道:「怎么看也到不了40啊!要我说,顶多30岁,咱俩一起出门别人都得说我们是姐弟俩!」岳母噗呲一笑,用手打开了我勾着她下巴的手道:「就你话多!」我顺势挨着岳母坐了下来往沙发背上一靠道:「站着太累了,我躺着您帮我吧!」岳母媚眼儿一抛,斜了我一眼道:「不光话多,还是事儿多!」说着一侧身子就又开始套弄起来。第五章、与端庄岳母的进一步亲密接触可能是由于刚才自己撸了一管,这次很长时间都没有射意。我侧趟在沙发上,手自然的扶在了岳母的腰上,轻柔的爱抚着。就这样过了十来分锺,岳母有些嗔怪的道:「怎么还不出来呀!」我回手摸了摸鼻子道:「我也不知道……要不……嗯!」“要不怎么?」岳母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脸一下红了。我支支吾吾的道:「要不……嗯……嗯……要不您让我摸摸吧……”岳母好像预料到我要说什么似的,嗔怪的打了我的大腿一下,道:「就你事儿多!」我见她没有坚决的反对,赶紧趁热打铁道:「我绝不乱摸,嗯……嗯……就像刚才……刚才那样就好。」说着也不管岳母同意不同意,扶着岳母腰肢的手就从岳母的衣摆下方伸了进去,轻轻的上下爱抚着岳母柔滑的腰肢。岳母身子一颤,把头低了一低却没有反对。我见状大喜,手顺势往上伸进了岳母的贴身小衫,一把握住了岳母的半个乳房,岳母嗯了一声,手肘轻轻的夹了我的手一下,又松开。我得到鼓励,手指开始画着圈儿的揉着岳母的丰乳,拇指和食指是不是的轻轻捏一下岳母的乳头,每捏一次岳母的喘息声就加重一次。没两三下的工夫,岳母的乳头就硬了起来,哈哈,看来岳母也动情了,我开始乐此不疲的玩儿起岳母的乳头来,反而有些忽略了鸡巴上的感受。都说做爱的时候转移注意力会更加持久,看来古之人不余欺也。我心里一边默默的数着岳母套弄的次数,一边数着手里画着圈揉捏岳母乳房的次数,我微微一转头就看见岳母的另一边的乳头也挺立起来。我一看不能厚此薄彼呀,把手收回来,从另一边伸进去玩弄另一个乳房。这次我没有把手整个的直接覆盖上去,而是直接攻击乳头。我先是食中两指轻轻的捻儿了一下乳头,岳母浑身一颤,鼻息越来越重。接着用中指指头若有若无的轻轻刮着乳头的突起部分,只见岳母浑身颤抖,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的鸡巴,喉咙里发出难忍的轻声的刻意压抑的呻吟,舌头伸出来舔了一下上嘴唇。那表情真是又渴望又压抑,真是我见犹怜,我一下用中指按着乳头用力的按了进乳房里,岳母啊的一声,一手收回来捂着嘴又放开,有些嗔怪的瞥了我一眼道:「你轻点儿!」我手一松,乳头又顽强的弹了出来,我微微一笑。岳母扭了扭屁股接着道:「哪儿学的这么些花样!你赶紧的吧,我手都酸了。」说着微微的翘了一下嘴角,舌头再次伸出来舔了舔下嘴唇。我有些调皮的缩了缩菊花,鸡巴随之挺了几下,岳母以为我快射了,赶紧加快了速度套弄起来。我噗呲一笑,道:「噗……我也不知怎么的,就是没射意啊……平时最多也也就半个小时……“岳母一侧头盯着我道:「半个小时?你想累死我啊!手都酸了……”我一听这什么意思?难道岳父是快男吗?想到这里鸡巴又在岳母的手中跳了一跳。“嗯……倒是有一个办法能快点儿……”说着我的目光盯在了岳母那微张的双腿上,眼光里流露出渴望的眼神。岳母一看我的表情,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紧夹了双腿扭了扭屁股道:「你别动歪心思啊,我们这样……嗯……已经过分了。」我一看岳母以为我是想操她,还特意夹紧了双腿,她的下面肯定已经湿透了吧我想。我嘴角挂着一丝邪笑调笑道:「妈,您说的邪心思是怎么弄的啊?」岳母一听我的语气有些嘲弄,手上加力捏了我的鸡巴一下道:「你这个坏蛋!不就是想……想……哼!」我鸡巴一疼“哎哟”一声道:「天地良心呀妈!我可真没往那方面想……“说着手上也跟着加力捏了一下岳母的乳头,岳母一回手按住了我使坏的手道:「哼!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没门儿!」我委屈的道:「我真没那么想啊……嗯……妈您轻点儿!」”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有啥办法?」我盯着岳母的嘴道:「那我说了您可不别生气……我就是想让您……让您用……用嘴帮我……啊!」“就知道你没安好心!」说着岳母居然把头低下来伸到了我鸡巴上方,用鼻子闻了闻,正想开口说话,说时迟那时快,我一看岳母把脑袋伸过来了,以为她同意了,想也没想就把手从岳母的乳房上收回来,一下按在了岳母的头上,此时岳母的嘴刚张开想说话,正对着我直挺挺的鸡巴,我的手把岳母的头往下一按,真是无巧不成书!我的鸡巴一下就捅进岳母的嘴里半截,我感觉鸡巴一下进入一个潮湿空洞的所在,鸡巴身子被岳母的牙齿轻轻的从龟头一直刮到半截,龟头一下顶在了岳母的喉咙处,我的心里一下爽上了天!这就是我的端庄岳母,她是那么的端庄而又气质,此时竟然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我内心的满足感油然而生,一股射意涌上心头,双手一下抱住了岳母的头,开始上下套弄起来。只听岳母双手拍打着我的大腿和沙发,脑袋扭来扭去的不怎么配合,可是此时我已经到了发射的边缘,双手连续上下的抱着岳母的头套弄,边套弄边毫无顾忌的大声呻吟起来。”啊啊……妈……真爽……嗯!……啊……啊……“可能是因为岳母挣紮不过我双手的力量,也可能是别的原因,岳母居然停止了挣紮,嘴里也跟着闷哼着呻吟起来。我得到鼓励,每次屁股都配合着手上的动作往上一顶,而岳母每次都一声闷哼……”啊……啊……要射了……啊!」我一下把岳母的头按在了我跨步停止了动作,精液喷射而出,一股,两股……岳母一下挣脱了我的控制挣紮起来,我手一松,岳母一下就立了起来,一手捂着嘴,开始咳嗽,估计是被精液呛着了。我的鸡巴直挺挺的在空中又连续喷射着,足足喷了七八下才渐渐软了下来。精液喷射得岳母和我的身上到处都是。这时岳母也回过神来,开始用手打我的腿,边打边道:「你怎么这么坏啊!呛死我了!要射了也不知道拔出来!害得我吞了那么恶心的东西!」说着又开始有些干呕。我急忙坐起来拍着岳母的后背安抚道:「对不起对不起……岳母你弄得太好了,我实在忍不住了……下次不会了!」“你……”岳母被我一夸反而有点不知道怎么发作,脸上一红道:「谁帮你弄了!还不是你强行弄的!我本来只是想先……先闻闻有没有味儿……“说着岳母实在说不下去了。我一听完了,原来是我用强啊,不对啊,‘先闻闻’,那然后呢?我心里呵呵一乐,急忙继续安抚道:「对不起对不起,妈您想啊,你‘先’过来闻,我还以为你直接要弄呢,这不才配合您的吗?误会纯属误会……”我把‘先’字儿咬得特别重,岳母一听羞不可仰,斜着媚眼儿用手轻轻的拍了我软塌塌的鸡巴一下一语双关的道:「都怪你!」我假装很疼的哎哟一声道:「妈您可不能这样儿啊,有了外孙就不管女婿了啊!」岳母噗呲一笑,一看自己身上和我身上都是一片狼藉,道:「现在利落了吧!赶紧收拾收拾!」说着闻了闻自己手,假装嫌弃的甩了甩道:「脏死了!」说完扭着屁股出门而去,留下我自己发呆。我望着房间里的一片狼藉,真有点不敢相信,没想到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端庄的岳母刚才,就刚才在我的胯下,含着我的鸡巴呻吟!我颤着腿开始收拾起残局来……自从上次岳母为我手淫口交以来,我们俩的关系似乎更近了一步,平时趁家里人不注意的时候我会装着不经意的摸一下岳母的屁股,胳膊假装不经意的挤一下岳母那丰满的乳房,有时候趁岳母不注意偷偷的亲岳母的脸一下,每次岳母都恨恨的瞪我一眼,马上又恢复到以往端庄贤淑的形象。我开始找各种借口想与岳母一起单独相处,可是岳母总是不给我机会,这赤裸裸的逃避让我十分灰心,可是每次我骚扰完岳母看到她似娇似嗔的表情的时候,我又信心满满,整天都患得患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