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艾丽丝和她的儿子
艾丽丝和她的儿子
  杰克。哈珀站在傍晚的阳光下看着从公路中间离去的卡车卷起的尘土,卡车通过砂石路面时发出刺耳的的声音。杰克深深地叹了口气,转身走进了他的新家。

   两个星期以前杰克的爸爸得到了一个任命,担任布伦特伍德的这个小镇上的一家新的电气工厂的经理。杰克的爸爸根本没有考虑他的家人是否愿意搬家,无论如何,杰克只有十九岁,在许多事情上他都没有发言权。但是杰克的妈妈却向杰克的爸爸明确地表示了她的不高兴,因为在这事上杰克的爸爸事先并没有同她有所商量。经过了几天紧张的争论,结果他们还是搬到了这里。

  杰克走进了厨房,这个新家总让他感觉有几分奇怪,这并不只是因为刚刚住进来的缘故,在一个星期前他们刚到这儿时,杰克就注意到这所房子有一些怪异的气氛,他向父母指出了这一点,但是他们告诉他那只是他的想像。或许是吧,杰克心想。这所房子以前是作为一所度假房,在他们到达之前这所豪华的房子已经被加固过了。

   「嗨,甜心,」从他的身后传来一声温柔的女性声音,杰克转身看见他的妈妈正弯下腰准备打开一个放餐具的盒子。

  艾丽丝。哈珀已经接近四十岁了,但是她那明艳的脸庞,卷曲乌黑的长发以及匀称的身材使得她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她正在做着家务,只是看着她的新家考虑应该怎样进行装饰就已经让她感觉很厌烦了,这种情绪完全占据了她的内心。她微笑着看着她英俊的儿子,想着他已经很快地长大了,每一次看到他,似乎都觉得他又长高了一些,他现在的身高甚至已经超过了他的父亲,艾丽丝想他大概已经超过六英尺高了。

   杰克回应了她的微笑,他无法不用欣赏的眼光去看他母亲的身体。她纤薄的棉质T恤下的乳房明显地向前突出,当她蹲下去从脚边的盒子里拿出一些餐具时,他的腹部升起了一些兴奋的感觉,阴茎轻微地抽动了一下。尽管他知道对自己的母亲产生性的欲望是不对的,但是从一年前他的青春期开始时,他就无法停止那种想要与自己的母亲性交的小小的幻想,这种想法总让他感觉非常地火热。

   「嗨妈妈,爸爸在哪?」杰克说,他走到冰箱旁拿出了一些澄汁。

   「你知道你的父亲,杰克,他总是在书房里忙于他的电脑。」「是的,爸爸总是这样,需要我帮忙吗?」他问。

  「不用了,我能处理。谢谢你儿子。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找一下泽皮,它在一个钟头以前不见了,我一直没有再看到它,可能会在楼上的什么地方。」泽皮是一只家猫,对于搬家它也显得很不乐意,在到这儿的路上它就在笼子里不断地用尖叫和嘶声来表达了它的不满。

   「好的妈妈,」杰克回答说。他走出了厨房向楼上走去。

   杰克到达楼梯的顶端时,他听到了泽皮从楼梯口的另一边传来的叫声,杰克走到角落里,发现屋顶小阁楼的梯子被放了下来。真可笑,他想,谁会到那小阁楼里去呢?他正感觉奇怪时,泽皮的叫声又传了过来,这次他能肯定是从阁楼里传出的。真该死,这只猫可能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杰克心想,他开始爬上了梯子。

   阁楼里很黑,而且非常潮湿。杰克站在梯子的顶端抻手去拉了一下电灯的拉线开关,没有作用,杰克又拉了一下,仍然没有什么反应。

  「泽皮,快过来,」杰克喊道,他等了几秒钟,但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

   杰克爬进了阁楼,站在了地板上的碎木材上,然后他听到了从阴影里传来的沙沙声响。该死的猫在戏弄我,杰克心想。

   「泽皮,快滚过来,有大量的小猫想取代你的位置,如果你……」杰克感到有什么东西爬上了他的小腿,钻进了他的裤子里,他能感觉到尖利的爪子抓进了他的皮肤,他匆忙地抬起腿来用力地摆动了几下。然后他感觉什么东西的牙齿咬进了他的肉里,他尖叫了一声,身体失去平衡,跌到了地板上。他感觉那东西继续向他的大腿上爬去,最后停留在了他的大腿根部。因为内心的恐惧,杰克躺在那里不敢移动分毫。过了一会儿,一双尖利的牙齿咬进了他的阴囊,当剧痛通过他的身体时,杰克再次大叫了一声,然后他晕了过去。

   两个小时以后,杰克醒了过来。他现在躺在他的新卧室中的新床上,稍稍有些虚弱的感觉,喉咙感到难以置信的干涩。

   「杰克,你还好吗?」是他的父亲,卡尔,站在床边弯下腰看着他的脸。

   杰克抬起头看着他的爸爸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和你妈妈听到你的尖叫,然后发现晕倒在阁楼里。」「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有什么东西攻击了我,」「攻击你?儿子你吃错药了吧?」杰克的爸爸回答说,他开始生气了,卡尔总是感觉杰克是一个有些狂野的孩子,或者只是妈咪的小宝贝。事实上卡尔的内心隐约有些卑鄙的想法,认为他的儿子是一个放荡的男孩,卡尔并不很喜欢他的儿子。

  「吃错药!爸爸,有什么东西咬了我,因此我跌倒在楼板上并撞到了头。」「那就让我看看你被咬过的伤口!」卡尔要求道,他觉得自己应该给杰克一些关心。

  「并不是很严重爸爸……真的。」杰克突然想起他被咬伤的地方正好在他的阴囊,想到如果真的显示给他父亲看的话,那是一件很令人困窘的事情。

   「好的,那就这样吧,」卡尔说完站起身走出了房间。杰克感到有些疲倦,他脱下的衣服躺进了床里。五分钟以后,他的妈妈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来,她的一只手里端着一个放满热水的木碗,另一只手拿着一些纱布和膏药。

  杰克看着她的妈妈走进了房间,她已经换下了T恤和牛仔裤,穿上了一件夏装。当她朝着床边走过来时,杰克能够从她的衣服在腿侧的开口处瞥见她美好的大腿,杰克感觉自己又变得有些火热了。

  「甜心,你的父亲说你被咬伤了,可以让我看看伤口吗?」艾丽丝关心地问道。

   「妈妈,真的没事,只是有一些搔痒,」杰克说。

  艾丽丝向她的儿子弯下腰,把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检查他是否有些发烧。

  「你可能会因此而被传染上什么病的,因为你试图扮演一个典型的男人,现在让妈咪看一下。」艾丽丝记得她曾经从报纸上读到过,在附近的一个年轻人因为被什么东西咬过,而在几个月以后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不过她已经记不清具体的事件了。

   杰克能够闻到她妈妈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当他深吸了一口气时,一股柠檬味的芳香充满了他的鼻子。

   「妈妈,我有些困窘,不知什么东西爬上了我的大腿,咬到了我的……呃……阴囊,让你看那儿令我感觉有些不适。」

  「杰克,在我随时看到你的裸体的时候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我过去经常为你洗澡,记得吗?现在如果有什么东西咬了你,那么把伤口清洗干净是很重要的,」「但是妈妈,我……」

  「杰克!」他妈妈生气地说。

  杰克大声叹了口气,把床上的被子慢慢移开,露出了他赤裸的下身。

  艾丽丝告诉自己这只是她的儿子,而且以前她已经看过了他的裸体,但是现在他已经长大了。尽管想到这是她的儿子,她仍然忍不住地注视了一下他的男性象征。她感觉十分地惊奇,他已经完全成长成了一个年轻男人,他的阴毛浓密而粗厚,卷曲地环绕在他软垂着的巨大阴茎周围,她刚好能够看到他阴茎顶端的包皮中露出的红色的龟头。

  「那么是什么地方被咬了,甜心?」艾丽丝问,她没有看到任何牙印。

  杰克用手托起他的阴囊并把它转向左边,向他妈妈显示了他的阴囊的侧面,那儿有两排清晰的深红色的牙齿印。

  「哦,我可怜的宝贝,妈咪会好好照顾你的。」艾丽丝嘴里咕噜着,她坐在了床边,把一块纱布蘸了一些热水,然后她把手伸向她儿子的下身托住他的阴囊,开始为他清洗伤口。

   当第一滴热水滴在伤口上时杰克的身体抽动了一下,那儿并没有流多少血,不过却非常地疼痛。杰克再次闻到了他妈妈身上的芳香,这是一种令人迷醉的性感的香味,他试图想一些别的事情,转移心中升起的小小的兴奋的幻想。他看向他的母亲,当坐在床边时,她穿着的衣服被拉了起来,大腿已经露出了一半,杰克无法把自己的目光从她绷紧的深色的长腿上移开。他幻想着自己的手硬顺着她的大腿向上移动,一直到达了他妈妈的内裤……不知不觉中,杰克的阴茎开始勃了起来。

   艾丽丝最后一次把纱布擦过了她儿子的伤口,看起来并不是很严重,只是伤了一点皮,她转向放在杰克身旁的桌子上的碗边,从纱布包里拿出了一块膏药,当她转身准备把膏药贴上杰克的伤口时,她看到杰克的阴茎已经完全地挺了起来!

  艾丽丝发出了一声可闻的惊呼,她儿子的阴茎是那么地坚硬,从根部环绕着的阴毛中间挺出的肉棒非常地粗大,她能够看到一条蓝色的脉络从根部一直延伸到了顶端,现在他的龟头已经完全从包皮里露了出来,充血的红色巨大龟头轻微地颤动着。艾丽丝什么也不能做,她只是看着他的儿子躺在那儿,他挺起的阴茎离她只有几英寸,不知不觉中,她的舌头伸了出来,在她的嘴皮上舔了一下。

   杰克听到了他母亲的轻呼声,看到她低头看着他完全勃起的阴茎,他的感觉简直好极了,似乎有一股深深的悸动从他的阴囊升起到达了他的阴茎,使得他的肉棒轻微地颤动着,蓝色的胫脉已经完全地充血了。他无法确定自己应该做什么,他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完全变红了。

  「哦,」艾丽丝说,「看进来有人有一点兴奋了,」她试图使自己声音听起来象是在说笑话,但是似乎并没有达一那种效果。在她的心里,她很想把目光从离她几英寸远的她自己儿子悸动的阴茎上移开,但似乎她很难办到。

  「噢妈妈我很抱歉,这只是……」

  「——杰克,」艾丽丝打断了她儿子的话,「你并不需要道歉,我知道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是很容易兴奋的,你不用为此感到羞耻。或许我为你清洗你的伤口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我想最好你还是自己把这膏药贴上。」艾丽丝把膏药递给了杰克,然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妈妈,你不会把这事告诉爸爸吧?」杰克有些担忧地问道。

   「不,甜心,这将是我们之间的一个小秘密。」艾丽丝回答,或者从她儿子的情况来说,是他们的大秘密,她想。

   杰克看着他的妈妈离开,当她向卧室的门走去时,在她薄薄的棉质夏装下的屁股轻微地摆动着,杰克的眼光一直跟随着她的臀部,他的阴茎再次狂野地抽动着,几滴精前液从他的龟头上溢了出来,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地兴奋过,他的肉棒几乎已经有些疼痛的感觉了。

  下一天早晨杰克醒得有些晚,阳光从窗外射到了他的身上,他感到有些不对劲,他的身体有一些奇怪,他身上出了很多的汗,皮肤有些发痒。他伸手在胸前抓了几下,然后他突然想起昨天被咬过的伤口,他扯开了被子,用手托起了阴囊,把膏药撕了下来,他看到伤口上很奇怪地露了一些绿色。他能够感觉到有一股强力的抽动的感觉到达了他软垂着的阴茎上,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他现在感到了强烈的欲望。他把手从阴囊上移开,抓住了他的阴茎开始前后扯动着他的包皮,阴茎几乎立即就变得坚硬了起来。

   「杰克甜心,你醒了吗?感觉还好吧,我可以进来吗?」杰克的妈妈轻轻地敲着他的房间门问道。

  「等一下妈妈,」杰克回答道,他把被子又扯上来盖住了自己的身体。

  「好了。」

  艾丽丝打开了她儿子房间的门,她又带来了一碗热水和一些纱布。她穿着粉红色的浴袍,中间用带子系了起来,这使得她胸前那曲线完美的双乳显得更加突出。她一边向儿子甜美地微笑着,一边走到了他的床边。

   「早上好睡鬼,你令天感觉怎么样,宝贝?」艾丽丝问她的儿子。

  「我感觉很好妈妈。」杰克撒谎说,他不想让他母亲担心,他抬头看着她,脸上带着虚弱的笑容。

  艾丽丝坐到了杰克的床边。

   「嗨,伤口必须被重新清洗,在发生了昨天的事件以后我认为你最好自己来洗,」艾丽丝把碗递给他的儿子,但是碗却从她的手中滑落掉到了被子上,热水立即浸透了被子。

  「耶稣!」杰克叫了起来,一些热水溅到了他的脖子和脸上,他立即从床上快速地跳了起来。

   「噢上帝!杰克你没事吧?」艾丽丝冲向了她赤裸的儿子,他正在用一块毛巾擦去溅在身上的水。

   「是的妈妈,我还活着。」

   「噢宝贝,我是如此地抱……」艾丽丝突然意识到她的儿子正赤裸裸地站在那儿,她无法不让自己的眼光看向他的阴茎,她再一次看到了她儿子的勃起,他的阴茎似乎比昨天晚上更大了,他的肉棒指向了她,象一条蛇一样地摆动着。

   杰克跟随随着他母亲的目光,他意识到她正在盯着他坚硬的阴茎,他只能无助地微笑着。从他被咬的伤口处而来的奇怪的影响使他变得难以置信的火热,他感觉胃部有些轻微地抽痛,内心深处有一种强烈的欲望,他很清楚现在自己最想做的是什么。

   「我猜我再次有些兴奋了,哈!」杰克说,他的眼光移过了他妈妈的身体,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能够看到她浴袍下向前挺起的乳头,杰克并不是很确定,不过他觉得他妈妈自己可能也有些兴奋了。

   艾丽丝看上了她儿子的脸,他火热的眼光凝视着她的眼睛。

  「我想妈咪现在应该离开一会让你穿好衣服甜心,早餐会在十分钟以后准备好,」艾丽丝转身准备离开。

  「我想今天早晨我最想吃的并不是麦片妈妈,」杰克带着几分邪恶的语气说,他内心里强烈的欲火已经使他无法理性的思考应该对自己的母亲说些什么话。

  艾丽丝停了下来,她并不十分确定他的儿子的意思,她转身再次向他微笑,他仍然站在那里用火热的目光凝视着她,眼睛里充满血丝。她的目光并没有完全集中在他完美、年轻的阴茎上,但是她能够从他的眼中看出他内心深处的欲望。

   「你想改成鸡蛋和咸肉吗?我本来做了一些煎饼,但是今天早晨你父亲准备出门去看他的新办公室前把它们吃完了。」

   「爸爸不在家吗?他什么时候回来?」杰克问。他意识到现在他是单独与他美丽性感的母亲在房子里。

   「他离开还不到一小时,可能要另一小时以后或者更久才会回来,为什么你不出去到镇上去看看呢?我听说这儿的商店很……」当杰克向她走过来时艾现丝停下了她的话,他的眼睛告诉他接下来他想做什么。

  杰克无法停下自己的脚步,他现在已经完全被欲望支配了,他的心脏快速而有力地跳动着,他的身上渗出了一些汗水,他一直走向他的母亲……艾丽丝开始慢慢地向后退去,她现在已经知道她儿子想吃的早餐——是她,他的行动警醒了她,一个儿子想要自己的母亲是不对的,他们是不能够性交的,这是错误的,如此地错误。但是想到这儿时,她感到自己的阴道中传来一阵轻微的抽动,这使她感觉有些震惊,难道她升起了想和自己儿子性交的想法吗?不,她告诉自己,这只是一次偶然的事故。

   「杰克,或许你应该先去洗个澡,使自己的头脑清醒一点然后再吃早餐,」艾丽丝慢慢地用稳定的语气说,她一直慢慢地向后朝门边退去,杰克却一直跟随着她的移动。

  「让我说的话,我不想说,只想做。」杰克回答,当他向前走动时,他坚硬的阴茎轻微地摆动着,充血的红色的头部指向他性感的母亲,一小滴精前液从尿道口溢出滴到了地毯上。他以前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欲望,他感觉有一把火在他的阴部燃烧着,他的阴茎的悸动越来越强烈。

  杰克突然快速地移上前去抓住了艾丽丝,他用手抓住了她的肩膀旁浴袍的边缘,用力向两边扯开,杰克能够看到她藏在浴袍下的赤裸的身体,这更加地令他欲火焚身。

   「杰克!」艾丽丝有几分震惊,她低头看着她被暴露出来的结实浑圆的乳房,她红色的乳头已经完全坚硬了。她感觉到冷空气吹到了她阴唇上,不管怎样,她不得不承认虽然处于这种情况中,她的阴道仍然变得有些湿润了。

   「不用担心妈妈,我不会伤害你……只是操你,」杰克嘴里嘟囔着,他拉着他妈妈的浴袍很快地把它从她的肩膀上扯下并让它落到了地板上,现在他性感的母亲已经完全赤裸地站在了他的面前。

  「不甜心,我们不能……这是不对的,」艾丽丝说,她匆忙地冲到她儿子的床边,抓起被子裹住了自己的身体。

  「哦妈妈,不要在戏弄我了,你知道你自己也想要这样,现在就让我们越过那些高尚的道德,来做一些肮脏的事情。」

  艾丽丝震惊了,她以前从未看到过她的儿子有这样的行为和语言,也许是因为搬家所带来的压力吧,她想。

   「杰克请别这样,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我是你的母亲,我们做这种事是不对的,它是错误和下流的。」

   「妈妈,现在我们说了太多的话,却没有足够的行动。」杰克又抓住了他的母亲,用力地把她推在了床上,他没用多少劲就把她抓紧的被子扯了过来并把它扔在了身后,现在她母亲的裸体又再次展现在了他的面前。他把她向后推倒,把双手放在她的身体两侧,用他充满汗水的火热的身体把她压在了床上。

  艾丽丝抬起头看着她的儿子,她看到了他眼中燃烧的欲火,上帝,她想,他马上就要操我了,这使得她的阴道再次抽搐了一下,这次并不是一次偶然事故。

  杰克低下头,用他的牙齿咬住了他妈妈右边的乳头。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