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婆不在家
老婆不在家
  我叫黄志中,是一家生产电力设备的合资公司的工程技术人员,刚来公司的时候效益比较好,这几年公司的产品被反覆仿冒,效益也大不如前,销售人员都在外面跑单子,而像我这样的工程技术人员则都在公司里面混日子。


  我也算是有上进心的青年,去年一个同学告诉我,在沈阳有新的电力系统要上马,有1200万元的有关设备需要购买,问我有没有兴趣自己弄,我立刻答应了他,我独自的跟了近一年的时间,技术问题我早就解决了,本打算自己上马生产的,但是看上这个项目的单位太多,公司大多实力雄厚,自己是白手起家,最后只好放弃了。

  春节过后我自告奋勇的向单位老总承诺要去市场部跑订单1500万元,同时还接着解决产品的技术问题,一个人做两份工作这样的「铁人」哪里找啊,老总当即就同意了,销售部经理的连嘴都合不上了,本来公司打算大力宣传的,但是在我再三的的请求下暂时不发布了(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我明白)。

  我还是按照原来技术人员待遇发工资,当然绩效奖金按双份计算了。

  我借了公司30万元去沈阳打点关系,2月底我就飞到了沈阳,在我的忽悠下其它几个竞标单位全部被否决了,选择了我公司的产品。

  原因就是我这个弄技术的,一眼就看出对方产品的破绽在哪里,说的头头是道,办这个事情处长我打点明白了,作为回报这个项目全部让我做了。

  从虹桥机场出来,我乘地铁火车站北广场换乘长途车,到家之前我打了个电话给老婆,从电话电话里我听出她很兴奋。

  老婆赵晓茵是一家服装公司的外贸员,我和她是在大学认识的,我们俩都是甘肃老乡,她在大学里算是一个美女,她的个子1。

  64米,体重50公斤,皮肤比较细腻白皙,小腿细长、屁股圆润,38B的胸型正好合适。

  在我的软磨硬泡、曲线救国的方式下,4年前嫁给了我。

  她的公司距离我的公司不远,于是我们天天一起回家。

  我们买的房子是两室一厅的结构,这是个老房子,外面爬满了爬山虎,我们一间做书房,一间当卧室,还好有个小浴室。

  这个房子在南通不是好的地段,但为了为了孩子今后上学方便,也就买了下来。

  两年前晓茵为我生了个儿子,由于奶奶觉得江苏冬天冷、夏天热,孩子带回兰州陪四个老人了,所以孩子经常不在我们身边。

  我回家一开门有股说不上的味道扑面而来,有些汗气,有些咸味、还有些臊气,家里看来有些日子没有通风了。

  这时晓茵打电话回来说:「家里比较乱,她回来收拾,我们在外面吃饭,最后告诉我电脑已经坏了,明天让单位的小刘来修理!」我看到客厅和书房都是比较干净,推开卧室的门才发现这么乱,床上的被子乱盖在床上,、脏衣服和洗干净的衣服放在凳子上,电脑前的躺椅上还乱七八糟的堆着衣服,地上一大堆餐巾纸和湿巾纸,我嗅嗅鼻子,所有的味道都是从卧室里面发出的,我打开窗户透透气。

  电脑什么时候来到卧室了?我把电脑又从卧室搬到书房,我可不喜欢这么凌乱的卧室,在书房我打开了家里的台式机,果不然这个机子有些问题,格式化这个我最拿手了,反正XP的盗版系统15分钟就搞定了,格式完机子,安装病毒驱逐舰,扫瞄一下硬盘,同时设置了发现病毒直接删除的命令。

  哇,这么多的木马,20几个木马立刻出现在屏幕上,随着驱逐舰一边扫瞄一遍删除的过程中,在飞快突然跳出一个我不知道的数字文件夹,一看就是一个QQ号码,随后就是一大堆的图片和MP3电影等等,随后瞬间删的干干净净,彻底没有了。

  这个QQ号码不是我的,也不是晓茵的,会是谁的呢?反正是找不到了,被我杀的彻底干净了。

  我随后安装CS和三角洲,就开始上网疯狂屠杀了,一时间家里面子弹和炮弹爆炸声轰轰响,晓茵什么时候回的家我也不清楚,直到书房门被打开,我才知道她回来了。

  她一开门就从后面抱住了我,把我抱得很紧,我脸贴着她的脸。

  「嘟嘟,亲一个」我说道。

  「嗯,老公想你了」

  她说着,就把嘴对着我。

  我扭过脖子和她缠绵在一起,她嘴里面薄荷口香糖的香气被我的舌头察觉了。

  「不亲了,你嘴里一股味道」

  晓茵说着就把手向下伸,拉开我的皮带,一把抓住我的阴茎和睾丸,上下捋动和把玩起来。

  我的阴茎在这样的刺激下立刻硬了起来。

  「鸡吧这里有没有味道啊」

  晓茵说完,做了一个要拿出来闻一下的动作。

  「昨天晚上才洗的」我说道。

  她没有拿出来,而是用力捏了一下阴茎的根部,「还算是硬汉子,一会就验证一下,你们弟兄两个这些日子有没有对不起我」她说。

  「你验证一下就知道了」我笑着说。

  「出去吃饭吧!」

  随后我们手挽着手下楼了。

  出门的时候,我发现家里已经打扫干净了,衣服都晾了起来。

  2、寂静的楼道

  饭后回家的路上我们开始相互调侃。

  「老公你回家也不说提前一声,我好买些吃的」,晓茵说。

  「我突然回来,就是看你是不是在家里养了个二老公」我笑着说。

  「没有啊,你不在家我天天在家里面吃饭的,没有出去,你不信就算了」晓茵回答。

  我家在最上一层的5楼,对门家里没有人住,4层一过我就从后面把两只手侵入她的衬衣里,托着她的两个雪白的乳房。

  「我可是好心人,这个奶子太大了我来拿它」我色迷迷的说。

  「讨厌」

  她说着,但并没有把我的手拿开的意思。

  我们就这样别扭的到了家门口,我才恋恋不舍的把手从乳房里拿出来了,在裤子口袋里面摸着钥匙。

  她在我拿钥匙的时候,又把我的裤子拉开了,捏了一下阴茎的根部,阴茎一下就硬了起来。

  我打开门的同时她也拉下我的裤子,阴茎成直角的立在门口。

  「你要做什么,门还没有关。」我说道。

  「没有关系这个破房子,外面的人看不到楼道里的」晓茵说。

  的确这个旧房子外面爬满了爬山虎,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

  然后,晓茵把所有的衣服和裤子直接脱在门口,把我的衣服裤子也顺势给扒光了,然后拉着我的阴茎要去浴室。

  「门还没有关」我说。

  「没人来,有人上来再关门」,就这样我被拉到家里的浴室。

  晓茵飞快的冲了个澡,「洗干净你的鸡巴」,然后晓茵就先出去了,我上上下下洗了个干净,穿着浴衣出了浴室,这时候大门还是敞开着,4月底南通还是比较冷的,光着身体我可吃不消,我打算到卧室里找一件衣服,这时晓茵从里面走出来的。

  她脚上穿了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向上是一双黑色的长筒袜,外面穿了一个风衣。

  「你要弄什么?」我问道。

  「别说话」,然后把我拉到门口。

  我就穿着浴衣出了门,然后她随手关了灯,我的眼前一片漆黑,她拍了一下双手,楼道里的声控灯立刻亮了起来,她敞开风衣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的面前,里面什么也没有穿,然后笑着蹲在地上,把头埋在我两腿之间吮吸了起来,阴茎在这样的刺激下,立刻变成一根棍子,矗立在空气里。

  不多时她背向我双手扶着栏杆,示意我从后面把阴茎插入她的阴道,我在她手的指引下,一下子就进去了,里面洪水已经泛滥成灾,湿漉漉的、滑滑的、暖暖的,没有任何阻碍。

  我许久都没有做了,我抽插了十几下,就立刻有了要射的感觉。

  「要出来了」我说道。

  「射在里面吧,操死我这个骚货,这里就是鸡吧射的的地方」她轻声说道。

  这样的话让我吃了一惊,随后的射的感觉一点也没有了。

  我就不断地抽插了起来,她也不断的重复着「插我的骚逼,干死骚货」这样的刺激语言,最后我射在她的阴道里。

  我正要拔出来,晓茵说:「出来了!」

  然后颤抖了起来,随后尿了一地。

  我从后面抱着她,她休息了几秒钟,然后我把已发软的阴茎从阴道里面退了出来,精液顺着大腿流到了长筒袜上,她跑到浴室里清洁去了。

  我拿着门口的拖布把地上的淫水顺势一拖,关了大门拿着拖布到了厨房里,我用水冲洗了一下拖布,立在垃圾篓的旁边,我发现家里的没有倒掉的垃圾篓里又许多商标碎片,我没有仔细看只是恍惚看到一个男人扶着阴茎的半截碎片的宣传画,和几件裸胸的情趣内衣图片。

  我也随后到浴室里面清理,晓茵正背对着我在仔细清洁着外阴,我说:「你这几天买了些什么啊,那么多的商标?」「没有什么,买了几件漂亮的衬衣和家用器具」她慌乱的回答道,然后转过身来,为我打浴液。

  「刚才舒服吗?」晓茵问道。

  「舒服,你以前可怎么没有这样的啊,还尿了一地,你到高潮了是吗?刚才你说的什么啊?」我连续发问。

  「刺激吗?」她说。

  「太刺激了,都受不了了」

  我说「那就早些睡吧,后天就是劳动节了,我们接着这样刺激吧!」她劝我。

  我的确也比较累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什么也没有听见。

  3、耳机里CS的枪声

  第二天早上我骑着摩托车把她送到单位,我自己也到公司去报道。

  「小黄,你回来了」

  熟悉的同事打着招呼。

  我直接到销售经理和总经理那里作了汇报,被两个经理夸奖了一番。

  随后回到熟悉的技术部,刚打开尘封3个月的电脑,技术部的赵总就从他单独的办公室叫我「小黄,你来一下。」我去沈阳跑单子的时候骗他说我是去技术支持,这一去就是就是3个月,赵总是不是会因为我骗他给我穿个小鞋呢?我用忐忑不安的心去揣摩如何面对他的提问。

  「小黄,不错嘛!跑了这个大单子,来坐!」赵总笑着说。

  「我坐这里了」

  我随口答道,然后坐在办公桌的右侧会议椅上了。

  「你小子,有些能耐,说说看怎么弄的单子」

  赵总说着,随手把门关上了,然后坐在办公桌前。

  「我没有多大能耐,就是瞎猫逮住个死耗子,大学同学帮了不少忙啊!」我说。

  「你小子保密做得不错,连我都给你瞒住了,最后还是总经理告诉我的,不然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麻烦了」赵总说。

  「单子没有做好前怕大家笑话,只能说技术支持了」我答道。

  「嗯」,赵总顿了一下说「我记得你在南通没亲戚吧!」「赵总,你还记得呢!我来这个公司就是您面试的,您那个时候就问过我,您记性真好到现在还记得!」我赶快拍他的马屁。

  「劳动节出去吗?」赵总问话了。

  「我不出去,就在南通。」我答道

  「有什么事情吗?」

  「有一件事情,2号你在单位值班,你看这时值班表」,赵总说,我看到我是2号中午12点到夜里12点。

  「哦,好的」

  我看到今年的假期全部值班表,也就答应了。

  「还有就是1号晚上到我家来吃个团圆饭,我亲自下厨」赵总说完就死死地看着我。

  「赵总还是去我家吧!我的手艺也是不错的。」我说着客气话。

  「就这么说定了,你也没有来过我家这次去我家好了,正好认认路平时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有人气,带上你老婆一起来啊!」赵总说「好的,明天晚上我给您打电话」我说。

  「行,你休息一下去吧!」赵总说

  「我出去了」我说完就走出去了。

  出了赵总的办公室门我悬着的心立刻掉下来了,我本以为要有小鞋穿的,没有想到增加了一个和领导沟通的机会。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发现电脑的已经坏掉了开起不来了,只好随便收拾一下桌子,毕竟已经3个月没有打扫了。

  随后就是销售部的小陈、小马到我我这里探听一下有没有其它的订单消息,好完成当年的销售任务,同时技术部的小肖和小夏等「小朋友」也藉机拍一下我的马屁,为了以后她们晋陞副主任我说话还是好使的。

  准备放假了,电脑公司没有人过来公司维修,我就这样混了一天,晚上和老婆晓茵回家。

  我照旧是做饭炒菜,她也就收拾家务和洗碗,这是我们结婚前的约定,省的为了一些小事吵架。

  饭后我照旧做在家里的电脑前准备晚上的战斗,这时晓茵走到我跟前。

  「我给你买了个高级耳机,你看看」,她说。

  「哦,花了多少钱啊,看起来不错嘛」,我说着就把耳机的包装拆了,插在电脑后面,顺势把音响拔了下来。

  「你不用摄像头吧!」晓茵说。

  「我打游戏,又不聊天,没有用的」我说。

  「那你把摄像头、麦克风都拔下来给我吧!」她笑着对我说。

  「你干嘛用啊」

  我一边说着一边又蹲在电脑后面拔,「脏死了,你自己擦一下吧」!「这些日子我打算学习一下英语发音,上网的时候会碰到高中的同学聊聊天的」她回答。

  「是需要学习一下了」

  我把摄像头和麦克风给她,「哎,你装到哪里啊?」我记得家里就一台电脑。

  「公司里新发的上网本我带回家了,可惜是个破神舟,死重」她回答。

  「有就不错了,就是神舟散热太大,我把电脑桌也给拆过去,别用的时间太长,适时的运动一下,电脑用的多了会脖子疼的,」我说。

  「老公,你真好」晓茵说着亲了我一下。

  我把电脑桌子搬到了卧室,按照她的要求靠墙放在窗户旁边,她说这样比较凉快。


待续